目前日期文章:201612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雖然說鄭錫平常跟閔玧其做愛總是小心翼翼,但在他懷上之後恐怕不能只用小心來形容。

懷孕期間閔玧其特別缺乏安全感,嘴上不說但是只要鄭號錫還沒回到宿舍他都會窩在那張專屬於他的沙發上,看著電視或是用電腦作曲,靜靜的等他回家。鄭號錫知道了之後要他不必等他,早點睡覺健康比較重要,閔玧其沒有拒絕,只是什麼也沒說,就是看著他。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鄭號錫不同,閔玧其只要出任務大多不是一個人,而他的同伴絕大部分都是鄭號錫,兩人配合得十分熟悉,除了閔玧其偶爾會被高跟鞋絆倒和鄭號錫不習慣長裙的束縛而跌的狗吃屎。

鄭號錫最近在處理一項走私案沒有太多時間跟閔玧其練習配合的事,但是朴智旻有一次經過他們的練習室看到兩人對練的畫面也看傻了眼。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BO生子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錫糖

沒頭沒尾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至那些為了婚姻平權而努力的鬥士們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閔玧其其實前幾年都沒有參加霍格華茲宴會,那裡人實在太多了不是嗎?對於他這種人,魁地奇球場是他唯一可以接受的大場合,只要遇到這種慶祝派對他永遠都是敬謝不敏。

「你真的不去?」金碩珍問他,邊把他媽媽今天早上讓小新(他家那隻可愛的白色貓頭鷹)寄給他的毛衣穿上,邊用眼神逼迫閔玧其也把屬於他的那件毛衣穿上:「可是今天恐怕是你唯一一個可以跟鄭號錫說上話的時候,畢竟像聖誕節這種節日不覺得送上一個禮物作為祝福和道歉再適合不過了嗎?況且他剛好沒有趁著假期回家,命中註定啊。」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閔玧其第一次和鄭號錫見面不是一個很好的開始,他也萬萬沒想到之後會和這個麻種小子建立甚麼密切的關係,畢竟一個赫夫帕夫的學生有甚麼值得深交的,在他們眼裡,他從小的教育,他同學的態度都告訴他那些雜種,是不值得交往的,更何況是好不容易進入霍格華茲還是被分配到赫夫帕夫這種沒特色的學院,一點都不值得記住他佔用他的腦容量,啊,頂多頂多,那個笑容有那麼一點令人印象深刻。

起源是那天閔玧其在前一個晚上時再熬夜太晚把明天教授要考的魔藥學配方記熟,他該記得隔天有魁地奇的訓練的,至少他會找點時間睡幾個小時而不是撐著身體直接去上課,直到金碩珍問了句今天你不是要練習嗎?他才發現他完全忘了這件事。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