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音

 

徐明浩雖然沒有講過,但是他其實一直以來都覺得文俊輝講話的口音可愛得不得了。

南方人的特殊腔調總被說成吳儂軟語,說起話來都軟軟黏黏的,不像他們北方人,說話一個比一個硬派的。多無聊。他想,要交女朋友果然還是要像這樣的小女生,會依偎在他懷裡的那種吧。

他一開始見到文俊輝是在韓國,在練習室他一句韓文都還不會說的時候,有個前輩親切地靠過來對他說了句:「也是中國人?」

「是!中國人!」徐明浩彷彿見到救星般抓住了前輩的手,他想,他們的緣分大概就是在那時候定下來的吧。

雖然一般在跟團員們聊天徐明浩還是會試圖用彆腳的韓語和其他人溝通,但更多時候他會纏著文俊輝跟他講話。

用他大東北的捲舌音,語速極高的對文俊輝說,他覺得今天老師教的舞步很簡單但是他還是不怎麼會唱歌,他想要跟崔勝徹多講點話,但是他聽不懂中文而他的韓文爛的可以。在老師講完課之後忘記的時候就捧著課本去問文俊輝,連文俊輝都不知道的時候兩個人就一起去找全圓佑。

「圓佑哥,你知道這個字甚麼意思嗎?」他用了破爛的韓文問,對方用了簡單的韓文解釋完,然後文俊輝再用中文跟他說一次。

好像一天不聽到文俊輝說中文都不行。

後來他的韓文越來越好了,文俊輝也跟著其他團員跟他說韓文,那時候他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太對勁。

直到有一天文俊輝跟著團員們笑他的韓文發音的時候他才意識到,是了,什麼時候文俊輝也開始跟他講韓文了?

「文俊輝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中文啦?」他那天吃飯的時候假裝無意地提起,無視了其他人的困惑眼神,全圓佑更是皺著眉望過來。是因為他無法加入他和文俊輝的話題嗎?他想,的確他也曾經因為文俊輝跟全圓佑太要好而獨自賭氣著,彷彿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被搶走的吃醋。

「不是因為你韓文越來越好了嘛?我們在韓國本來就是該講韓文嘛,也是想說可以訓練你啊。怎麼了?」文俊輝顯然全然不當一回事,挑挑他那對好看的眉這麼問。

「沒事,我只是怕太久沒講中文會忘記。」徐明浩連忙找了個藉口。

「哦,那以後跟講中文也行,反正其他人也跟你講韓文不怕你忘了韓文怎麼講。」他聳聳肩笑著拍拍徐明浩的肩膀。

「太好啦!哥你說的,以後都得跟我說中文,不然我連上次我媽打電話來都講了韓文回答。」徐明浩撇嘴。「哇你什麼時候也叫我哥了,好令人感動啊!」文俊輝興奮抱住徐明浩的頭一陣亂揉。「這不是重點啦你!」徐明浩連忙舉起手中的便當以免被文俊輝弄翻了白白浪費一盒好菜。

他不曾說過所以沒有人知道,不僅是文俊輝的口音可愛,還有在滿滿韓文的環境裡能聽到自己最熟悉的語言對他是多大的安慰。

無數個躲在被子裡因為想家而哭泣的夜晚是文俊輝輕輕搖著他的肩膀問他怎麼了,而他總是因為他太過溫柔的語氣而哭得更傷心。文俊輝只是抱住他,一言不發的拍著他的背直到他哭到累了睡著為止。

現在想想很不可思議,明明都是要成年的男孩子了,哭成那樣也沒有被嘲笑或被討厭,文俊輝嘴上不說也是個很溫柔的人,從小就是童星的他或許受過更孤單的時候,更別提他的練習生時期甚至比他還長。

後來他會拉著文俊輝要他唱點中文歌給他聽,兩個人共享一副耳機頭靠著頭看著歌詞輕聲哼著歌。

從口音到歌聲,跳舞的姿勢,然後,全部。

他才發現,自己早就喜歡上文俊輝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