閔玧其其實前幾年都沒有參加霍格華茲宴會,那裡人實在太多了不是嗎?對於他這種人,魁地奇球場是他唯一可以接受的大場合,只要遇到這種慶祝派對他永遠都是敬謝不敏。

「你真的不去?」金碩珍問他,邊把他媽媽今天早上讓小新(他家那隻可愛的白色貓頭鷹)寄給他的毛衣穿上,邊用眼神逼迫閔玧其也把屬於他的那件毛衣穿上:「可是今天恐怕是你唯一一個可以跟鄭號錫說上話的時候,畢竟像聖誕節這種節日不覺得送上一個禮物作為祝福和道歉再適合不過了嗎?況且他剛好沒有趁著假期回家,命中註定啊。」

閔玧其看著他伸手抓了那件紅色的醜毛衣:「但他應該不會想見我——我上次對他太沒禮貌了。」

「所以才更要道歉不是嗎?你又不是這樣的人,你不是很喜歡他嗎?你不會想讓他誤會你的吧?」

「我……」閔玧其張了張嘴:「可是人很多真的很可怕,而且我沒有準備禮物。」

「有我呢,擔心什麼,禮物我幫你準備好了,你只要拿去給他就好,我之前聽我在赫夫帕夫的朋友說他曾經提過想要一套巫師棋。」金碩珍從床底下搬出一個盒子,上面綁了漂亮的綠色緞帶。

「綠色?」閔玧其挑眉,在要送給別人的禮物上綁自己學院顏色的緞帶,怎麼看都有些不妥。

「他喜歡綠色。」金碩珍解釋:「好了,走吧。」

他得拉著閔玧其斗篷的衣角硬拖著他才有辦法確認他的室友有乖乖來到餐廳。他對於入學第一天身邊那麼坐在位子上狂抖的同學印象實在太深刻,後來才知道他那時候還沒從人群恐懼正裡走出來,有好一陣子他還得特別從餐廳偷點東西回寢室給他吃,又過了好一段時間他才能好好的在餐廳裡跟大家一起吃飯,去看魁地奇比賽,只是那些宴會他仍舊不肯露面。

「緊張嗎?」金碩珍轉頭看向他:「沒有想像中糟吧?」

「糟透了。」閔玧其嘟噥著,雙手緊緊抱著禮物盒,緊得指節泛白。

「會好的。」金碩珍摟摟他的肩膀,發現他跟以前一樣抖個不停,只是幅度沒有那麼大了。

「你確定他真的不會討厭我?會不會把禮物當場甩到我的臉上?那到時候我該怎麼應付?」

你想太多了。金碩珍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把他推到角落的座位上,閔玧其把禮物盒塞到椅子下的時候看到金碩珍把桌上的火雞和一大盤奇形怪狀但看起來很美味的麵包碰的一聲放到他的面前:「吃吧!第一次吃到熱騰騰的聖誕餐吧?你會愛上他的因為他真的地棒透了——可不是嗎?啊你一定要嚐嚐南瓜派,因為他們那麼好吃!」他又指了另一端烤得橙黃的派。

可是他緊張得吃不下,整間餐廳鬧哄哄的聲音讓他無所適從,充滿節慶氣息的裝飾也讓他覺得難受:「不了碩珍,我想我可能吃不下。」

「不行,你得吃點什麼。」金碩珍一口回絕了他的提議:「要不然試試這個?新菜色喔我也還沒吃過——烤鴨肝佐小櫻桃?你得配著麵包吃……拜託,至少麵包得吃點,不然我會擔心的。」

好吧,他應了聲,金碩珍為他做了這麼多他也該為他做點什麼……雖然是吃飯這種無異於他的事,他還是勉為其難地抓了一塊麵包下來,塞進嘴裡咀嚼:「欸,好吃!」

金碩珍大笑:「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的!再來試試檸檬西打水……我們敬玧其終於可以跟大家一起慶祝聖誕節了!」

大夥兒笑著舉杯,幾個坐得近的同學也湊過來跟閔玧其撞杯子:「我得推薦你巧克力蛋糕當你的甜點,你一定不會後悔試試的!」「還有火燒聖誕布丁!」

 

聖誕派對在一團混亂裡結束了,金碩珍的說法是其實每一年都這樣,他們喝飲料吃東西然後狂歡,閔玧其的頭上多了爆竹裡炸出來的詭異帽子,沒有回家過節的同學們在交誼廳下棋打牌聊天熱鬧的很,他把最後一個聖誕布丁吞下肚子,金碩珍拍拍他的背對他指出鄭號錫坐的位置。

他當然知道他坐在哪裡,一整場茶會下來他得想著鄭號錫才不至於太過緊張讓他的恐懼症發作——想想他的笑容——「去吧。」金碩珍說:「要我陪你去嗎?」

「你願意的話當然是最好。」閔玧其焦躁的拉平斗篷上的皺褶,然後彎腰挖出那包禮物:「然後幫我開個頭……我怕我說不出話來。」

「你可以的。」金碩珍笑道:「要不要用我的飛吻為你加油打氣呢?」

不用了真的,他來不及回答,金碩珍就熟練的送給他一個他的招牌飛吻,接著把人推向赫夫帕夫那桌,鄭號錫正好起身準備回赫夫帕夫塔。

「那個,不好意思,可以耽誤你幾分鐘嗎?不會太久的。」

鄭號錫轉身看到趴他肩膀的是史萊哲林的人嚇了一大跳,睜大眼睛上下看了看金碩珍彷彿在確認他是不是有問題:「嗯,好,什麼事?」

「他有話要跟你說。」把躲在他身後的閔玧其一把拉出來,在用力推了一把。後者不顧三七二十一總之先把禮物盒遞了出去:「聖誕快樂!之前的事對不起!」

「啊?我沒有在在意啦,習慣了,這裡不是本來就對我們麻種這樣嗎?」鄭號錫顯然還花了一點時間回想是什麼事:「禮物就不用了,我不配收下你們送的禮物。」

「不!你聽我解釋,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閔玧其聽他自我解嘲反而更急了:「那只是、只是被其他人影響的,我並不這麼想,並不是所有史萊哲林的人都是這樣,我只是希望你可以明白這點。這是我們從小被教育的事情,雖然心裡知道不對但多少還是會受到影響,我不想成為這樣的人,所以特別來找你道歉。」

「嗯,我懂,沒關係我不介意的,你們人真好。」鄭號錫說,但禮物還是不用了啦。

不,禮物請你收下吧,那是巫師棋,我跟碩珍都有一套了,我們用不著。

「巫師棋?」聽到禮物鄭號錫眼睛都亮了起來:「你在騙我嗎?這一套也不便宜吧?」

「反正碩珍家有錢,你不必擔心這個。」閔玧其聳肩,看到鄭號錫跟著放鬆表情,接下巫師棋,想著這事成了:「既然這樣,那麼我們握手言和吧。」他朝他伸出手。

「呃……我覺得這不太好,我的手這麼髒……」鄭號錫看起來有些猶豫,支支吾吾的說。

「你不髒!我只是一時口誤我真的不在意這些事……!」他急忙大叫。

「你知道的,我剛吃完巧克力蛋糕,那真的很好吃……如果你不介意……」鄭號錫把手上的食物渣抹到斗篷上,用油膩膩的手握住閔玧其對他伸出的:「謝謝你的巫師棋。」

閔玧其冰冷的手被一隻油膩膩但是溫暖的手握住,卻覺得無比的美好:「不客氣。」他對鄭號錫露出一個笑容。

「啊,你笑起來真好看,你該多笑笑的。」鄭號錫說:「還有事嗎?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我跟朋友約好要玩牌的。」

「沒什麼重要的事了。」閔玧其回答:「但是我們可以交個朋友嗎?我的意思是——我真的挺喜歡你的。」

「那有什麼問題。」鄭號錫笑出聲,湊過來在閔玧其頰上做了法式的打招呼:「我絕對不是被你的巫師棋收買了!回頭見!」他笑著對他們揮揮手,跟著最後一批離開餐廳的學生一起回去他們的交誼廳。

「我有說錯話嗎?成功了嗎?」閔玧其轉頭逼問金碩珍。

「沒有,你很成功。」他回答。

「那為什麼他要吻我?是我表達不清嗎?」

「沒有,但我想他可能跟你心靈相通。」

他們走回史萊哲林,對著石牆喊「玉米青蛙!」然後走進他們的交誼廳。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