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結束了!

------------------

只是他們誰也沒跟誰低頭,還是梗著脖子堅持自己沒錯。

本來就是,誰也沒錯,只是立場不同而已。所以金南俊也只能作為一個旁觀者看著他們冷戰,不對彼此說話,心甘情願當起一個傳話筒。

「我還是覺得你們該和解。」他坐在閔玧其旁邊討論歌詞的時候突然插嘴進來。

「我們?你說誰?」閔玧其抬頭反問,指尖的鉛筆轉呀轉,喀嗒一聲掉到桌子上。

「你跟號錫。」他說:「你們之間明明只差一個人先低頭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我們應該先冷靜冷靜。」閔玧其說,看著鄭號錫追著田柾國在拍攝現場玩鬧:「我們都有一些事情應該好好撿討一下自己。」這樣正好,靜下來想想我們的未來還有過去,更重要的是現在。

「我們這樣的關係在接下來出道之後會遇到的麻煩事只會更多不會更少,現在如果他就撐不住的話或許早點了斷會比較好。」

「哥,為什麼要講的這麼事不關己的樣子呢?」金南俊聽他講完,這麼問。

「嗯?」

「哥的樣子,看起來要哭了一樣。」

呀,閔玧其聳肩:「如果哭的出來或許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今天是星期幾呀?鄭號錫從他們旁邊經過的時候大聲嚷著問。

「星期三。」閔玧其回答。

「謝謝哥!愛你!」鄭號錫笑著對他大喊,轉身又湊回去跟田柾國玩,兩個人不會累似的在片場你追我跑,直到被工作人員唸了一句這樣很危險,Cody姊姊也說了一句這樣妝會花掉才乖乖坐回位子上鬥嘴。

閔玧其繼續搖著手中的鉛筆,金南俊也跟著看過去他們那邊。

「怎麼了嗎?」他問。

「沒什麼,」閔玧其說,聲音低低的:「他終於主動跟我講話了。」

我們之前一起去看了櫻花,就是那天我們都不在那天,風很大太陽也很大的那天。

「下午後來變陰天那天?」

對啊,閔玧其嘆氣,然後回來沒多久我們就吵架了,像這樣誰也不理誰,說不難過不可能吧,只是不說而已。那天回家之後,晚上就下雨變天了,後來我在想,一直在想我們是不是就這樣完蛋了。

「你該去跟號錫說的。」金南俊說。

「等等吧,」閔玧其嘆氣:「現在還不是時候。」

那天回片場之後他們一樣繼續練舞,音樂無限循環的放著,他們每個人在旁邊練習自己比較弱的部分,晚點要合舞走幾遍然後雕舞。閔玧其通常練完舞就會回作曲室去作曲,金南俊也會湊進來跟他討論,他大部分時候就直接睡在作曲室的沙發上不回家了,金南俊會堅持要回家洗澡睡覺,然後就離開公司回家了。他就繼續關在作曲室裡,與外界隔絕,反正他最有興趣的是鄭號錫,他們現在在冷戰根本沒差,其他事他必須知道的都會有人告訴他,也不用擔心。

 

結果鄭號錫那天去了醫院他是最晚知道的。

「你不知道嗎?我以為號錫哥會跟你說?」朴智旻對於他什麼都不知道感到很訝異:「不然哥以為他晚上去哪了?」

他該怎麼告訴他,其實他已經好幾個星期都不知道號錫晚上去哪的事實。「他晚上不是都回家睡覺嗎?」

「沒有呀,我們都會熬夜練習,」朴智旻說:「在練習室,從十二點到兩點,我,柾國和號錫哥固定都會一起練習。」哥也要一起來嗎?順便問一下。

「不了,那是你們舞蹈line的聚會,我就不參與了。」閔玧其拒絕了他的邀請:「所以,號錫怎麼了為什麼要去醫院?」

「因為那段他的獨舞對膝蓋的負擔很大呀,應該說popping都是啦,可能是宿疾加上新傷所以被我們發現有的時候他的膝蓋會卡住之類的,就動作突然變得很卡,一問之下才發現已經一段時間了,之前都忍忍就過了,最近才變嚴重的。我們就把他拖去醫院看,好像很厲害的樣子,醫生說他要每天都去做治療。」還抽了血,膝蓋好大一個傷口,一定很痛。朴智旻比劃著:「所以號錫哥最近心情很不好吧,哥要不要去關心關心他?」

「那他現在在哪?」閔玧其把眼睛瞇了起來,按下手機的鎖屏鍵,要朴智旻說的話,他會說他就像領地被侵犯的貓一樣,全身的毛倒豎起來,齜牙咧嘴怒目而視。連他也嚇了一跳。

「應該要從醫院回來了吧,是柾國跟著去的,他力氣大,扶得了他。」朴智旻想了想回答:「哥要知道的話可以打給他?」

「算了,我今天回家等他。」閔玧其嘆了口氣說:「你們也不管管他,受傷就不要再跳舞了呀真是。」

「我們說的號錫哥才不聽呢,」朴智旻嘻嘻笑了幾聲:「他可能只聽玧其哥的吧。」

「胡說些什麼。」閔玧其笑著揉揉朴智旻的頭:「你們的話他也會聽的。」

「所以哥今天要回家了嗎?」朴智旻張大眼睛笑咪咪地看他:「真的嗎?我們好久沒有七個人一起在家了。」

閔玧其回答:「嗯,走吧,回家,希望號錫他們也到家了。」

朴智旻在路上提議說要去便利商店買東西回去,閔玧其點點頭就應了下來,兩個人在便利商店挑了半天選了幾盒冰淇淋,拎著塑膠袋回家的時候剛好看到田柾國和鄭號錫站在門口掏鑰匙:「號錫哥!好點了嗎?」

「醫生叫我把機器帶回來比較方便,因為這個情況下我也不能不練嘛,所以這樣比較好……玧其哥?」鄭號錫指指田柾國手裡的提袋說,這才意識到朴智旻身後還跟著一個穿著一身黑的人。「你去醫院為什麼不跟我說?」閔玧其偏頭好盯住鄭號錫的眼。

「想說小事,哥不必知道。」他嘟囔,撇過頭避開他的視線:「哥有很多大事要做,不該為了我這種小事煩心。」

「門都開了,不進來嗎?」田柾國對外面喊:「號錫哥我機器放在客廳噢,然後你們都不進來我就先去洗澡啦!」

「智旻,趕快進門吧,我跟你玧其哥講講話。」鄭號錫轉頭對朴智旻笑道,等他進門說著號錫哥快點回來喔確定了門好好關上,閔玧其一手抓住鄭號錫的領子,墊起腳尖好把他們本來就不多的身高差補齊,一頭衝進他的吻裡。牙齒和牙齒撞在一起,很痛,閔玧其卻不給他喘息的機會,舌頭探入他的口腔,鄭號錫也不甘示弱的頂回去,閔玧其卻惡意地咬住他的舌尖,然後放開轉往進攻他的嘴唇,在嘴角流下一個傷口,小小的卻流著血。

「痛嗎?」他問。

「痛呀,」鄭號錫委屈的塌下臉:「玧其還在生氣嗎?」

「當然,氣死了。」閔玧其冷哼:「還有資格說我嘛,結果自己先進了醫院。」

「對不起嘛哥,不然我停練一個星期好不好?你不要生氣好不好?」玧其,你不要生氣了,我們和好嘛。鄭號錫用鼻尖輕輕磨蹭閔玧其的臉頰,癢癢的,嘴唇擦過他的臉頰,語氣軟軟的就像它軟軟的嘴唇:「不要生氣了?」

「不生氣,你要好好休息。」閔玧其怎麼還忍得下去,他早就不生氣了,只是等著他道歉。看到鄭號錫放低身段他哪還捨得?伸手抓亂鄭號錫的頭髮,用力把他抱住,鄭號錫也張開雙手擁抱他,用力的像是要把他揉進懷裡。

「我們今天一起睡。」

「好。」

「我愛你。」

閔玧其其實不喜歡對他提愛,他知道,可是他總是害怕丟出去的球沒有回應而一再的要求,一方面擔心害怕著閔玧其遲早會不耐煩,一方面又對於他為了自己而改變感到幸福。

「我知道,我也是。」

「我永遠愛你。」

「我也永遠愛你。」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