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篇完結(撒花)

------------------------

日夜翻轉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好不容易專輯的歌都交出去了,概念照封面照MV也都拍攝完成,有空閒可以深呼吸的時候,閔玧其還是整天蹲在作曲室裡沒日沒夜地寫曲,他也是窩在練習室裡練習,每個人依舊用自己的方式努力著。

金南俊也維持著他不可思議的作息,即使天天都準時上床卻還是能夠交出比一般人要多的作品數。「很羨慕那傢伙。」閔玧其也曾經在深夜的作曲室裡對他這麼嘀咕:「也還好這樣我們才可以交換著使用作曲室不會撞車。」

鄭號錫看著他的側臉,沒有說話。

曾經,他也曾經覺得閔玧其和金南俊是他永遠的前輩,他們在作曲作詞上永遠在他面前走著,身為比他早進公司的練習生,又都是rapper,總覺得好像有一層透明的玻璃穿不過去。

「我也是。」鄭號錫沈默了幾秒說:「我也很羨慕你們,好像隨時都可以寫出很厲害的作品,就算之後我終於也入選到小組裡,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像有一道牆,一直立在我們中間。」

「現在呢?還是一樣羨慕嗎?」閔玧其反問,轉身過去看坐在沙發上的鄭號錫:「我也很羨慕你舞跳的好,個性也好……可是我也知道那是因為你花了很多時間練習,我們也是,我們只是比較早開始而已。」沒有比較厲害,閔天才不是天才,他只是比其他人努力。我以為你都知道了。

「我知道啊,」鄭號錫說:「我常常在想,自己要多努力才能像你們一樣呢?」我將來也要站在你們身邊,我也是防彈少年團的rapper,我也跟你們一起寫歌寫歌詞。

但是我為什麼站在這裡,因為我要把跳舞給全世界看。孰輕孰重?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我們勢必要選擇,防彈,舞,rap,閔玧其,我該怎麼去排,你覺得呢?你怎麼排?

「我不知道。」閔玧其想了很久,鄭號錫也不催促他,就靜靜的等。最後他抬起頭雙眼看著鄭號錫,握起他的手貼在胸前:「但是我確定,鄭號錫,一定放在這裡,最重要的位置。」

他漆黑的眼睛深深望進他的眼眸深處,心跳藉由他的手心一下一下傳回他的身體,那是多麼真實。整個身體都被漲得滿滿的,某種情緒彷彿就要滿溢出來,這時候談到愛好像又太俗套,但是他想不到第二個詞可以形容他現在的情緒,只好緊緊抱住閔玧其。閔玧其也抱住他,他用嘴唇輕輕滑過他的臉頰像是確定他的唇的位置,然後吻上他。

閔玧其一個翻身壓上他,又往旁邊一倒,小心謹慎地落到作曲室鋪著地毯的地上。

兩個人在作曲室地上翻了幾圈,最後閔玧其嘆了口氣,手指滑過鄭號錫的眼角說:「我來吧,你這麼怕痛。」

他們沒有明說,但是那個眼神足以說明一切。他不知道閔玧其什麼時候在作曲室裡準備了足夠的用品,更不知道閔玧其說出那句話得花他多大的力氣。在他脫下褲子時才想到他們好像沒有如此坦誠地相見,他們的浴室太小甚至不足以容納兩個人一起洗。而閔玧其的雙腿就如他的臉頰一樣白皙,沒有一絲贅肉的完美弧度,曾經有誰說他的雙腿連女人看了也自嘆弗如,鄭號錫心思一動握住他的腳踝親吻他的腳背。

「在幹嘛,好癢、」閔玧其一抖,試圖把腳收回來,但是被鄭號錫緊緊抓住只能無奈地用手支起身體看他。

「你有想過我嗎?這個樣子的。」閔玧其瞅著他的頭頂有些難堪地問:「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覺得勉強就停下來吧,不必配合我的慾望而勉強自己做不喜歡的事……」

「玧其。」他說壓低了聲音還回過來看了一眼作曲室是不是已經上鎖:「你不知道我想著你現在的模樣幾個夜晚,」在廁所裡靠在冰冷的磁磚上呻吟出你的名字發洩,「如今我發現你比在我任何一次想像裡都要完美。」

我愛你,不是因為你完美,而是因為我愛你所以這一切顯得完美。

「我可以觸碰你嗎?」他沉聲問:「我想、我想碰觸你的身體,你的皮膚你的每一寸我都認為那是最美好的部分,你知道我愛你並不因為什麼只因為那是你。」

他的手指從腳踝開始,一寸一寸往上滑。經過他的小腿,撫過他的腿根,冷氣機吹出的冷風讓他起了一點雞皮疙瘩,一路向上掀起他的上衣,看著他為了舞台而練起來的腹肌,薄薄一層覆在他小小的骨架上,因為緊張而用力繃起,鄭號錫安撫般的摸摸他的後腦勺:「放輕鬆。」

在我面前,你不必緊張。「我只是有點害羞。」閔玧其小聲回答,把頭埋進鄭號錫的胸前,聽著他的呼吸。

你別這樣,你可以看看我。鄭號錫說,我也想看看你的模樣。

他抬頭看著他,一眼千年。

「你會弄嗎……?還是我自己來?」閔玧其問他,鄭號錫一時之沒有意會過來,閔玧其就直起腰背伸手拿了潤滑擠在掌心抹到自己身上,翹著屁股艱難地把手指探進自己的後穴,把背部凹成一個可愛的弧度,鄭號錫笨拙地弄了一些在自己手上,手忙腳亂地湊過去想要幫他。

「你看過嗎?知道要怎麼用?」閔玧其問。「我、我試試,你不舒服跟我說。」鄭號錫顯得有些為難。聽說都很不舒服的。閔玧其咕噥,一指進入的異物感很重,他簡直不能想像要向網路上其他人說的要擴到三指是怎樣的情形,幾乎都要放棄,可是鄭號錫恰巧低頭吻了他佈滿汗水的額頭,安撫了他焦躁不安的情緒:「不舒服就不要了,我捨不得你痛。」

他看到鄭號錫咬著嘴唇顯然也在忍著情慾,可是他擔心害怕他這一切都是假的,擔心鄭號錫是為了迎合他的慾望而演出來的,他知道鄭號錫比想像中要會演戲,「你不要了嗎?你不要我了……?」他緊張地望向他,眸子因為身體的不適和一時的激動而泛淚:「不、不要不要我,拜託……!」

「我怎麼可能不要你,我是害怕你受不了。」鄭號錫也跟著慌了:「我怕你疼。」

「說你愛我。」閔玧其說:「這就夠了。」

我愛你。

他說:「要我說幾次都可以。」鄭號錫小心翼翼地加了一指,在閔玧其未經開拓的體內被緊緊包覆,和他漂亮的手貼在一起。他可愛的戀人靠在他的胸前低喃的聲音透過身體傳進耳膜,轟轟作響。

「我曾經以為不會有人喜歡我的。」他自己慢慢加了第三指,說:「真的。」

「不會的。」鄭號錫在他們把手指退開而用分身底在穴口一點一點滑進去時捧著他的臉頰輕吻:「全世界都會愛上你的,玧其。」

整個人都是鄭號錫的,這感覺很好,他這麼想。

他得把他的一切刻進心裡,用眼睛用手指用身體記憶。他胸前的紅蕊他肩上的傷痕,他唇上的痣他眼下的黑眼圈,他的溫度他的觸感,他體內的緊實他挺立的熾熱,他們的第一次他們的一切。

閔玧其靠在他的胸前低聲啜泣,不知道是因為痛還是什麼,可是鄭號錫把他填得滿滿的,不論是身體還是心理。他像一隻貓感到饜足,那瞬間他覺得自己也可以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我們不需要改變,因為這一切已足夠完美。

鄭號錫抱著他這麼說。

只要前進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