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踩水,對,踩踩水。

因為寫姜丹尼爾莫名羞恥,所以這裡用姜義建稱呼

時間軸混亂,OOC可能,輕鞭orz

-------------------------------

明爭暗鬥。

在這樣的環境裡你本來就不應該期待會能得到什麼摯友,你該知道的,畢竟你們的生活在鏡頭下,你們的一舉一動都可能被過度解讀,或是刻意剪輯。

早該知道的。

你們會聚在一起看這週的播出,嬉笑著討論誰在螢幕上顯得特別帥,或是說著誰長得真有趣。取笑製作組的剪輯。

在心裡偷偷猜測下一次會離開你們的是誰。

在這樣的環境,連找誰做朋友還要多算上幾分。

你不該期待在這裡能遇上什麼真愛的。

 

一開始確實是在練習時熟起來的,再更後來就逐漸的,有什麼事都想找他說,即使因為分組而不再同房,還是不由自主的一有事情就敲響對方的房指名找雍成宇。

「成宇……」

做什麼,他問,眼睛沒有從手中的平板移開,「要零食的話那邊有。」信手指向宿舍的角落,他看到那個行李箱裡裝了幾包洋芋片,紅紅綠綠的包裝十分搶眼。

「不是呀,我不是為了這個來的。」他說:「別在看平板了!」

多少有些惱怒,就算眼角餘光看到雍成宇是在他自己的直拍也一樣生氣,心情本來就煩了,再加上雍成宇這樣的反應,伸手就把他的平板抽走,雍成宇這才抬頭看他:「所以說怎麼啦,這麼煩呀?」

「嫌我煩喔。」姜義建熟練的將平板按下鎖屏放到一邊,兩個大男人擠在小小的上舖,姜義建把頭枕在雍成宇的大腿上:「不想跟我講話就說哇,我現在就走。」

「你明知道我沒有這個意思。」雍成宇嘆了口氣,伸手抓了抓他剛染成淺棕色的頭髮。

不論如何,我都站在你這邊的。

不知道是不是兩人中的年紀差,雍成宇說起話來有一種令人信服的氛圍:「沒事的,沒事。」

他知道姜義建遇上的困難,也知道每個人壓力都很大,尤其到了新的組別即使因為一時的莽撞惹了貨還是被推選為隊長。

隊長的責任總比其他人要來得大。

想想金鐘炫雍成宇想,他們一開始就遇上了他,多少都是以他為榜樣的。

但是要成為那樣的擔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也是要站在同樣的位置才知道,高處的風有多麼的大。光是自己要站穩就不容易了,他還得帶著一群隊員,他們抓著你的腳,你的腳步得扎得夠穩。

「我怕我做得不夠好,是我的問題。」姜義建隨手扯過棉被把自己包裹起來,雍成宇笑著撥開了布料,看到丹尼爾嘟起的嘴,用手指輕輕戳了一下。

「你會進步的。」雍成宇說:「你可以的。」

有時候就只是想要聽到有人可以肯定自己,雍成宇知道。

「你讓我下去一下,我們來吃點東西。」雍成宇說,揉亂了姜義建的頭髮,爬下樓梯在行李箱裡挖零食。

「成宇,」姜義建說:「我想吃起司口味的。」

他低著頭低低的笑了起來:「好。」

 

是雍成宇來找他的,說很多朋友都要去地鐵站看看,他們知道最近地鐵有自己的應援看板:「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他忘了自己那時候在做什麼?打遊戲還是聽音樂還是在上網?他看了一眼時間:「給我五分鐘。」

「那有什麼問題。」雍成宇在門口隨便找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掏出手機有一下沒一下的看著消息。

姜義建從跑下來,拉開行李箱花了幾分鐘抓了一套衣服出來,要重新整理頭髮有點麻煩,就戴一頂帽子擋住吧,也沒多上妝,手機錢包丟在隨便一個袋子就出門了。

從宿舍到應援看板有一點距離,雍成宇說那就搭地鐵去吧。

「你是不是很多男飯呀?」姜義建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問了一句。

「是啊,那又怎樣嗎?」雍成宇毫不在意地聳聳肩反問:「你嫉妒喔?」

「誰嫉妒了。」姜義建嘀咕。

「哦,那是吃醋了。」雍成宇笑的爽朗,真的是個好看的人。姜義建想,難怪那麼多人喜歡,連他也喜歡。

他喜歡他英挺的鼻子,濃密的眉毛和有精神的眼睛。雍成宇重新低下頭刷網,他一手抓著握把,偷偷偏著頭看他。

用眼神,一寸一寸撫過他的弧線。然後他突然抬起頭,衝著他笑。

「你的1pick是誰?」雍成宇問他,搖了搖手機螢幕,上面顯示他們群組裡正好討論到這個問題:「除了自己,不可以選自己。」

「我不選自己這樣要是沒有人選我怎麼辦?」他笑著低頭,不敢面對這個問題。

「不會沒有人選你啦。」雍成宇說:「我會選你呀。」

太曖昧了。明明還沒在一起,明明。

就像他會躺在他的大腿上,他會友好的用手指戳他的嘴唇,他會在奔跑中握住他的手,他可以在一個回頭的時間裡找到他的眼神,對上,然後衝著他笑。

朋友會在他失望落魄的時候給他一個僅止於臉頰的親吻嗎?

「我也會選你。」他回答。

「不行,你不行選我,這樣太明顯了。」雍成宇搖搖手:「你不可以選我。」

「那為什麼不是你不選我?」姜義建反問。

因為……雍成宇嘆了口氣:「我想不到除了你我還能選誰。」

姜義建往他靠了一步,前面的女孩帶著耳機在看手機,左邊的大叔在打瞌睡,後面的兩個女學生也低著頭滑手機,再靠近一步。

他用受傷的手輕輕敲了他的大腿,雍成宇抬頭起來看他。

「欸,」他說:「我們在一起吧。」

為什麼沒有公司的前輩告訴他在選秀節目裡尋找真愛是多麼錯誤的一件事?他的心臟跳得比在公佈名次時還快,在這個時候,他們連自己能不能出道的時候許給對方一個虛幻的未來。

一起努力,一起練習,一起出道,然後在一起吧。

雍成宇點點頭。

「回去幫我雕舞吧,我怕自己總會有些盲點。」姜義建說。

「那有什麼問題,我可是很嚴格的喔,你要有心理準備呀。」雍成宇笑著捏捏他的肩膀:「到站了,走吧。」他看著地鐵站播出他們應援看板所在處,姜義建不由自主的跑了起來,映入眼簾的就是喜歡自己的粉絲為他做的看板。

向著光明燦爛的未來,走吧。

 

現實不會因為愛情或是夢想改變的,每一個人應該都十分了解。

戰爭是不會結束的,只要還在這個圈子裡他們勢必要戰鬥。

不能停歇,不能休息,只能一直往前走。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