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一早閔玧其一樣起床,然後上課。

他早上的課跟金碩珍是一起上的,明明最後還是他比較晚睡,金碩珍卻還無保留地攤開課本然後趴下來睡了。

也難怪,魔法史確實很無聊,但是還是必修課,丙斯教授也說他期末要考試而且還是要交出報告,閔玧其單手托腮,雙眼放空努力打起精神上課。

他起晚了,來不及在早餐前去醫院廂房探望鄭號錫,據他在雷文克勞的朋友所說反正他現在失去意識也不能講話,去看也不過就是他睡著的模樣。

可是他還是想他。

明明上次見到他不過幾小時前的事,一轉身他仍平安無事,鄭號錫卻遭受也許是他生平中最嚴重的一次傷害——儘管他不願承認——這傷害有九成是因他而起的,他必須去見他。

丙斯教授仍用他平淡沒有起伏的聲音慢慢唸著他那些一成不變的講稿,閔玧其決定把他旁邊還在呼呼大睡的金碩珍推醒。

「我要去看號錫。」他向金碩珍表示:「我必須去。」

金碩珍剛被叫醒,還沒回神,愣了好幾秒:「哈?你說什麼?你要翹課嗎?」

「嗯。」閔玧其看看課本,丙斯老師也盯著課本看,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角落:「我說我得去廁所,你幫我掩護一下,沒有問題的。」

「作為一個公平的級長,我應該要扣史萊哲林的分數。」金碩珍嘆了口氣:「但是做為一個朋友我應該支持你。」

「那你就支持我,然後之後再扣分。」閔玧其把他的課本推給金碩珍:「反正我替史萊哲林得的分也夠多了。」

「齁,榜首的氣魄。」金碩珍努努嘴:「好了,去吧,史萊哲林會扣五分,你要想辦法贏回來。」

「你要記得抄筆記。」閔玧其瞪他一眼:「不准再睡了。」

「丙斯教授的課有什麼好抄筆記的啦。」金碩珍聳聳肩,但還是聽話的坐直了身體,「好啦,你快去。」閔玧其抬頭趁丙斯教授轉頭寫黑板的時候衝出教室,金碩珍在同學投來疑惑的表情時說他肚子痛。

 

魔法史教室和醫院廂房都在二樓,閔玧其數著他拐過的彎,「我來看號錫的。」這麼向對他投以疑惑眼神的醫護士說。

「噢,那個可憐的小傢伙,你去看看他吧,他就睡在最裡面那張床。」

他就躺在那裡,像睡著了一樣。

閔玧其搬了張椅子過來,坐到他旁邊,拉著他的手,一語不發。

鄭號錫對他而言,絕對不是只有男朋友或是一個麻種學弟這麼簡單的關係。是更深,關於他的人生,他的出現他的存在的影響著他。

這大概是因為他才會受到的攻擊,他心酸的想,不知道是因為他是「麻種」還是因為他是「跟純種交往的麻種」。

拜託如果是後者他還寧可是自己受傷,鄭號錫是無辜的,他沒有錯,有錯的是自己。閔玧其消極地想:「最好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幹的好事,」他會不惜跟家人攤牌也要讓他徹底好看。

他看著他的側臉出神,直到金碩珍闖進醫院廂房抓著他的手堅持他得去吃點午餐他才發現原來他在這裡過了一整個早上。

「其實一餐不吃不會怎樣的,你不必這麼驚慌。」閔玧其說,金碩珍慌慌張張的樣子太過誇張,不過一餐而已,死不了,他想,被抓走之前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鄭號錫。

「我請可芮夫人好好照顧他了,你不用擔心。」金碩珍說:「去吃飯,號錫絕對不會希望他醒來之後看到憔悴的你。」

他說得有道理。閔玧其想,鄭號錫說過他的願望就是把閔玧其養的白白胖胖的,那時候他還笑他這願望簡直和阿嬤沒什麼兩樣。

『我是希望你健康。』鄭號錫抓住他的手:『你太瘦了。』

「你最好快點好起來,」閔玧其看的床上的鄭號錫說:「這才是讓我健健康康最根本的方法。」

「他會的。」金碩珍說:「他一定也在努力,和你重逢。」

閔玧其為了跟鄭號錫在一起已經付出太多了,他不想再看他受到傷害。金碩珍想,大部份的事他還是想要幫他擋下來,不然到時候事情鬧太大,連閔玧其都無心學習的話他大概會連帶一起被掛科。

這種後果太可怕了他無法承擔。

「有這麼難吃嗎?」他問,看閔玧其面無表情地一口一口吃下今天的餐點,他明明就覺得今天的菜還不錯,雖然沒有節日慶祝時那麼豐盛,但在平常應該也算的上是中上吧,雖然不排除閔玧其是因為心情太差,味如嚼蠟他當然能夠理解。

「嗯?蠻好吃的啊?」閔玧其說。

我在想,如果他今天是針對我才對號錫攻擊的話,我應該怎麼做呢?他插了一塊雞肉,停在嘴邊:「我一定會把兇手找出來。」

「嗯,我支持你。」金碩珍說:「我會竭盡所能的幫助你。」

你有想法嗎?閔玧其邊咬著雞肉邊說:「我覺得是針對我來的,你覺得呢?」

金碩珍想了想,「給我一點時間。」他說:「不只是因為你,為了史萊哲林這件事必須水落石出。」所以你現在說吃點吧。

「這才沒有關係。」閔玧其把盤子裡最後一塊肉放進嘴裡:「我只是真的飽了。」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喜歡~~~~~~~~~~~~~~~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