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牙寶寶

 

他還在睡。

怎麼知道的呢?攝影鏡頭就擺在對面的床頭上,磨牙的聲音清晰可聞。

雍成宇轉頭看向一樣被吵醒的黃旼泫,一起嘆了口氣。

這當然不是姜丹尼爾的問題,應該也是因為壓力太大才會導致他如此頻繁的磨牙,雍成宇想,就算告訴他好像也不能改變什麼,上網查到的方法像是減少運動或是降低壓力對於現在的他們而言根本是天方夜譚,不看也罷。

黃旼泫伸手指指他的對床,在黑暗中隱約可以看到唇語大概是『要叫醒他嗎?』之類的話,雍成宇也拿不定主意,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叫醒吧,這樣下去我真的沒辦法睡。」黃旼泫說,雍成宇只好起身到對床去搖醒他的室友,眼角餘光看到黃旼泫重新躺了下來,用被子捂住耳朵。

他爬過宿舍的梯子,小小的床再塞進他顯得太過壅擠,他小心翼翼地不要踩到丹尼爾的腳,拍拍他的肩膀:「喂。」

姜丹尼爾翻了身,雖然沒有繼續磨牙了,卻突然吐出幾句話,讓他嚇了一跳。

好,說夢話也不是第一次,雍成宇想,然後他翻了身,連著手也揮起來,打在他的臉上。

「啪!」

清脆響亮的聲音,臉頰上火辣辣的痛覺,姜丹尼爾咕噥一聲:「誰呀?」

「你親愛的哥。」雍成宇咬著牙說:「醒啦,親愛的?」

他承認,自己是有那麼一點(真的只有一點)的起床氣,被吵醒本身已經不是那麼愉悅的一件事,這下還被當事者賞了一巴掌,怒火大概剛好燒到了下巴。

「咦?早上了嗎?」姜丹尼爾嘟噥著坐起身,轉頭看向窗戶,還是漆黑一片:「怎麼了?」

「你太吵了,我們沒辦法睡。」雍成宇指向黃旼泫的位置,姜丹尼爾乖順的點點頭:「對不起啊,哥。」

然後呢?現在怎麼辦?雍成宇其實也不知道,再繼續睡大概還是一樣會磨牙他們一樣會被吵醒,可是這樣不讓他睡也不對,他搔搔頭:「你好好睡吧,我先回去了。」

「等等、成宇。」正當他想要爬回去睡的時候聽到姜丹尼爾出生叫住他。

「做什麼?」不違反身體的直覺打了一個大哈欠,轉頭看向他。

「我在想,平常在家睡的時候會抱著什麼睡,現在沒了很不習慣,所以……」姜丹尼爾彆扭地搔搔頭:「或許哥讓我抱著的話可能會好一點?」

雍成宇愣了幾秒,還沒完全清醒的腦袋迅速轉動著,要是雖然丹尼爾看起來也不是很有把握這樣的方法會不會有用,但是有嘗試總是要強得多,再來,要是失敗了會有什麼後果嗎?

頂多被抱著很不舒服,那也一樣是睡不好而已,好像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真的沒有改善自己再回去睡也不是不行。

「好吧。」雍成宇說:「我回去拿枕頭和棉被。」他回來的時候姜丹尼爾已經又要睡著了,半夢半醒的把他摟進懷裡。啊原來這傢伙的胸膛躺真的很舒服,第一個反應竟然是這個,雍成宇動了動身體橋到自己喜歡的姿勢,閉上眼聽著姜丹尼爾一起一落的呼吸聲,很快就重新進入夢鄉。

那個晚上,一夜好眠。

 

「欸,我覺得挺有用的,不然你們以後就這麼睡吧。」黃旼泫拍拍他的肩膀:「辛苦你了。」

「嗯?不辛苦啊。」雍成宇看著在一旁開始跟弟弟們打鬧的姜丹尼爾,笑說:「他抱起來,可舒服了。」

 

 

練習室

 

金在煥想著今天雖然早上是自由練習,大家好像也說好要去練唱歌,但是自己不論怎麼想都是舞蹈需要多加練習點,就決定在早晨開始的練習前先到屬於他們的練習室先複習一下昨天金鐘炫教他們的動作,他相信勤能補拙,他可以練起來的。

一大早他起床的時候邕聖祐和姜丹尼爾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裡去了,黃旼泫打著哈欠跟他問早,他也問了好同時表示今天想要先去練習,一樣早起的金鐘炫點點頭說加油,黃旼泫揮了揮手道別。

「對了,」金鐘炫最後補了一句意義不明的話:「要小心清晨的練習室啊。」

金在煥當然沒聽懂他的意思,身為個人練習生的他即使之前待過短短幾年的經濟公司,那終究也只是和一群人練習一段時間的經驗,和他們這些深諳職場潛規則的人無法相提並論。他就只是帶著清晨的清醒和對每一個早上的期待推開了練習室的門,就聽到某些,不應該出現在練習室裡的聲音。

他呆愣在原地,想了想覺得是他看過那些愛情電影裡曾經出現過的聲音,男女主角接吻時發出的黏膩水聲,當然也有他們表演要用的sorry , sorry 音樂,從練習室他推開的門縫裡飄出來。

是誰帶了女朋友近來練習室嗎?他第一個想法是這個,可是這裡是禁止一般人進入的吧?最後金鐘炫的警告還是被他的好奇心給蓋過去,他把門再推開了一點,燈不像他們平常練習開的燈火通明,而是只開了角落的燈,他可以看到靠近門的牆邊擺了兩瓶水,還有因為外頭春寒料峭所以多半會穿上的外套,有點眼熟,他有點不祥的預感。

再往裡面看,他只看到了因為同隊所以也同寢那兩個一早就出門的人——邕聖祐和姜丹尼爾。

姜丹尼爾最近可能因為練習過度再加上不是很習慣唱歌的方法喉嚨狀況好像不是很好,大概是練習練到一半坐在角落一手壓著喉嚨抬頭對還站著喝水的邕聖祐說話,說什麼他沒有仔細聽,大概是說他們最近的練習狀況,邕聖祐點點頭回了他幾句話,然後蹲下去,伸手把姜丹尼爾額頭前吸滿汗的瀏海撥起來,後者則伸長了手把邕聖祐攬進懷裡,他索性跪了下來,跌進姜丹尼爾的懷裡,仰著頭接受他落下來的吻。

『別鬧。』他聽到姜丹尼爾壓低的笑聲,還有邕聖祐輕輕地哼聲,然後姜丹尼爾向前一推把邕聖祐撲倒在地上,稍微偏了頭湊向邕聖祐微張的嘴。

邕聖祐又說了什麼,但是被音樂蓋住,他沒聽到。姜丹尼爾隨即發出他常常聽到的笑聲,像隻貓縮起身體滾到一邊:「抱我。」邕聖祐重新靠回去他的身邊,彎下腰去搔他的癢。

「好了,該練習了。」姜丹尼爾這才推開了邕聖祐,抬起頭對上金在煥的眼睛:「早安啊,在煥。」

「哦?在煥來啦,真認真。」邕聖祐也若無其事地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皺褶:「要一起練習嗎?」

「好,呃,讓我先問一個問題。」金在煥抓抓頭,覺得這件事非常需要釐清,雖然那個聲音發出來的時候他並沒有目擊現場,但練習室裡確實只有他們兩個:「你們……在一起?」

「啊,」邕聖祐故意露出十分吃驚的表情:「我以為至少我們組裡的都知道了?」

姜丹尼爾聽到之後捂著嘴笑得開懷,一手搭著邕聖祐的肩膀撒嬌似的靠上去:「顯然沒有囉?那我猜玄彬應該也不知道吧,哈哈。」

「那也沒差?」邕聖祐反手搔了搔他的粉色頭髮:「現在他知道了。」

我還在好嗎?金在煥無奈地嘆口氣,開始把外套脫掉,可以不要用第三人稱稱呼我嗎……

 

 

 

(邕演員AU)

邕聖祐回家的時候姜丹尼爾已經準備要睡了,穿著kakao的粉紅色睡衣,光著一雙腿在窩在床上滑手機,線條均勻漂亮的腿交疊著,聽到開門的收音才抬起頭:「回來了?」

「嗯。」邕聖祐點點頭,把背著的背包放下來,放在他們的小客廳裡。

兩個人的套房很小,客廳連著臥室,旁邊就是廚房,門一開幾乎可以看到床的簡單小套房。

他起身,把手機放在床上走向他:「還好嗎?結果怎麼樣?」

「就跟以前一樣。」邕聖祐苦笑:「大概,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沒事的,你總會遇到賞識你的人。」姜丹尼爾笑著吻他的臉頰:「先去洗個澡,很晚了來睡吧。」

邕聖祐點點頭。

經過將近一整天的試鏡,他幾乎已經失去應付世界所給他難題的能力,長時間的等待和焦慮讓他幾乎虛脫,他彎腰脫下卡其褲和鞋子然後棕色的毛衣。

天花板上的的吸頂燈散發著淡淡的黃光,照在他的背脊上,突出的脊椎形成了影子,修剪整齊的短髮平順地貼在後頸上。

「我幫你拿換洗衣物,你去洗吧。」姜丹尼爾說,邕聖祐哼了聲,轉身走進浴室,姜丹尼爾從衣櫃裡拿了內衣褲出來,靠在浴室門板外跟邕聖祐講話。

「今天一樣是早上就進去練習室了,」他說,走回去床上拿了手機,聲音遠了又近:「老師一樣雕了很久的舞,聲樂課一樣被念了很久。」

出道的日子一樣遙不可及,他從來不知道有沒有這個未來,只能繼續的練習,就像邕聖祐一樣,只能盡自己所能的努力,等待不知何時會來的未來。

「我被笑了。」邕聖祐的聲音扁扁的,從水聲中卻清晰地傳進他的耳裡:「說我的演技很假,不夠吸引人注意,不懂得方法……」

「才怪。」姜丹尼爾說:「你是最好的。」

「嗯,」邕聖祐說:「顯然他們不這麼認為。」

水依舊從蓮蓬頭裡嘩啦啦的流出來,姜丹尼爾背靠著浴室門坐了下來說不出一句話。

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人,他想要給邕聖祐一個擁抱,卻只能把頭塞進雙腿中間的狹縫裡。

邕聖祐剛才脫下來的衣服散落在他眼前不到一公尺的地方,洗衣籃放在浴室門口的旁邊,他從陰影裡看到那件棕色毛衣上的毛球。

「沒事的。」他小聲的說,不知道是說給誰聽:「一切都會沒事的。」

男孩子洗澡不用花太多時間,邕聖祐為了試鏡化了妝所以晚了些出來,姜丹尼爾剛好在廚房倒弄些什麼。

「我不餓。」邕聖祐說。

「才怪,現在的你需要一些慰藉。」姜丹尼爾頭也不回,邕聖祐用掛在脖子上的毛巾一邊擦著頭髮一邊走到廚房門口看到姜丹尼爾熟練地燒水煮些什麼。

想起來那時候他們剛開始同居的時候,戀人的廚藝簡直慘不忍睹。就算只是燒個開水也在廚房裡大驚小怪,一下問這個水壺能不能燒,一下問蓋子要不要蓋,火要大火還是小火,「你在煮什麼?」

「拉麵?」姜丹尼爾轉過頭他看著他說:「還是你不想吃這個?我還沒放下去。」

「你煮的都好。」邕聖祐說,儘管姜丹尼爾現在已經不是之前的料理生手,只是太困難的菜單他還是沒辦法處理得多好。「那還是拉麵吧,哈哈。」姜丹尼爾搔搔頭,把放在一旁已經拆好的拉麵放進水裡:「其他我沒有多大的把握。」

「我想也是。」邕聖祐也跟著笑了笑,「為什麼不穿褲子?」

「想說你回來就要睡了,剛洗好澡就懶得穿了。」姜丹尼爾把麵下好了轉過來看著邕聖祐說:「你在意的話我去穿起來?」

「去穿吧,開著冷氣怕著涼。」邕聖祐語帶保留地說,眼神在他的腿上轉了一圈:「麵我來起鍋就好。」

姜丹尼爾去穿褲子的時候邕聖祐靠著流理台站,一邊看著麵煮好了沒一邊等著姜丹尼爾回來。

「你的臉怎麼了?」姜丹尼爾的褲子穿到一半,雙腳一半套在褲子裡半走半跳的走出來:「怎麼紅紅的……?」

「沒事,被熱氣熏的吧。吃麵吧。」他把麵撈出來,放在小小的桌上,縮起腿坐在沙發上,姜丹尼爾也湊了過來。

麵只有一人份,邕聖祐也就裝了一碗但是拿了兩雙筷子。姜丹尼爾沒有動筷:「你先吃吧。」他說:「今天辛苦你了。」

邕聖祐拿筷子夾起麵條,看一眼時鐘:「那都是昨天的事了。」

昨天的事,過了就算了吧。

冷氣運轉的聲音低低的,盤旋在空氣中兩個人都沒有講話,邕聖祐靜靜地吃麵,姜丹尼爾沒有打算要吃,只簡單夾了幾口就草草了事。

他沒打算問邕聖祐今天發生了什麼事,他如果想講他自然會講,算是兩個人之間的默契。大概是夜深了,連說笑的心情也沒了。邕聖祐邊吃著拉麵邊說起明天早上沒事了可以在家睡覺也挺好,姜丹尼爾才想起他們很久沒有一起出去了,但是他明天還是得上班。

日子過久了,總覺得與其一起出門走走不如在家多睡幾個小時,多去打幾份工,去練練舞唱唱歌。想著不要浪漫在這切迎上,之後才突然意識到什麼時候這些事也被視為浪費了。

多久沒有發自內心在他面前笑了。

「找一天一起去遊樂園玩吧。」姜丹尼爾突然說。邕聖祐抬起頭看著他,好像意會了什麼,於是跟著微笑起來。

「嗯,一起去吧。」

他把麵吃完,碗和筷子拿到流理台洗,姜丹尼爾從背後抱住他。

「怎麼了?」他還是低著頭洗碗,把洗碗精擠在海綿上刷過剛才用的小碗公。

「沒有,」姜丹尼爾說:「就是想抱抱你。」

邕聖祐洗好碗,在水槽旁邊的毛巾把手擦乾,像是回應他的愛那樣濃烈的用力抱緊他。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opeKey
  • 我賭玄彬不知道(重點誤
  • Heather雨桐
  •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嚎叫
    多一個小宇真組成一家三口就完美惹##
    我愛你啊啊啊啊
    你的隨筆都我CP啊啊啊
    之前那個俊八也是...((掩面
    泰萌惹啊啊啊啊啊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