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含了各種我寫過的AU和paro,之前寫的,來混個更

 

第一天    十件會讓你開心的事情  

(現實向)

1.

閔玧其站在陽台上,被風輕輕的吹,窗外的風景美好,身邊有他愛的人。

他們第一次的旅行是這樣,要是可以放慢所有腳步慢慢的走該有多好。或許該說他愛的人在他身後,因為陽台太高,鄭號錫說他怕。

鄭號錫咧開嘴笑,跟團員們一起出去玩,多麼開心的事情。出道後,當上練習生的日子都繁忙,忙著練習忙著寫曲忙著公演忙著通告拍節目,忙著休息睡覺。

終於那次他們一起去旅行,好不容易兩個人一起漫步在北歐的街頭,雖然後面跟著社警機和製作團隊,閔玧其在街道小巷向他們打了手勢,湊過來輕輕吻了他的嘴唇。

 

2.

低著頭,抬著頭,台上是一起努力過來的夥伴,台下是支持他們的粉絲,然後他們握住彼此的手。金南俊向前走,接下他們第一座大獎。

 

3.

閔玧其推開練習室的門,他知道鄭號錫這個時間點應該在裡面。

「哥,你怎麼來了?」鄭號錫停下練習的動作,在放得大聲的音樂裡對他喊。

「想你。」閔玧其說,小小聲的,走過去把音樂關掉:「好了,我們回家吧。」

 

4.

把鍵盤用力推開,鄭號錫抓在放在一旁充電的手機,點開卡透:「我剛剛交出去了,哥快稱讚我!」

對話框沒有多久就傳來回應:「嗯,你很棒,我等等就來聽。」

 

5.

「哇,人跟花分不清了呢!」鄭號錫拿著手機看自己跟花海的合照。

閔玧其湊過去看:「人比花嬌。」

鄭號錫紅了臉。

 

6.

閔玧其把保險套往旁邊一丟。

「明天沒事,直接進來吧。」

 

7.

他洗完澡,裸著上半身走進房間,金碩珍不在房裡,他剛聽到他跟田柾國在客廳嬉鬧的聲音。

「碩珍不在啊。」邊叨唸著邊走進房裡,意外看到鄭號錫坐在他床上,拉著衣服問他明天穿哪件衣服好。

「都好啊,你穿什麼都好。」

「哥明天穿這件嗎?」鄭號錫看到他已經挑好掛在衣櫃上的衣服。他點點頭。覺得很適合玧其。鄭號錫走過來抱住他說。

呀,真想把玧其藏起來,佔為己有。

「你以為我不想啊。」他對他笑。

 

8.

鄭號錫走進他的房間,拍拍他的屁股:「太陽曬屁股,起床囉。」

他伸手把太陽拉近他的被窩裡一起睡。

 

9.

今天練習結束後,一起去吃肉吧。

 

10.

我愛你。

他說。

 

 

第二日 九件你沒做過但卻希望你做過的事情

(HP AU)

1.

鄭號錫最後還是沒有穿耳洞。

 

2.

「閔玧其啊,我早就跟你說過,你不該跟那個麻種靠得太近,總有一天你會被他污染的。」

「你看看,這次黑魔法防禦術你跟第二名就只差了零點五分。」

再這樣下去你會不會連第一名的地位都沒了。

他知道他的朋友是真心的這麼認為,他不該太過輕浮的說所有史萊哲林的人都這樣,但這就太過理所當然太過無可奈何,他張張嘴,最後來是沒有吐出反駁的話語。

沒有第一名又怎樣,反正你也不會是那個搶下我第一名寶座的那個臭傢伙。

 

3.

「唉呀,早知道就多買一些爆竹了。」鄭號錫一臉懊惱地看著一桌子的醜毛帽、怪眼鏡和一些更奇怪的玩具,幾個壞掉的巫師棋。

「對不起,應該你去買的,這樣至少這十五個爆竹裡應該會爆出你想要的那個圍巾。」閔玧其一臉抱歉地說。

「沒關係啦,你願意送我這些我就很高興了。」鄭號錫笑著,把醜毛帽戴到頭上,那可真醜,閔玧其想。

 

4.

「你可知道,那些史萊哲林的傢伙,都不是些好東西。」

「嗯,大部分不是,但你不該這麼以偏概全的說他們不是嗎?」鄭號錫微弱的反駁。

「那你怎麼知道閔玧其是不是這種人呢?你還是離他遠一點吧。」

他是一片好心,他知道。

但是他更懂閔玧其。

「我……」他張開嘴。「好了,我有事先去一趟圖書館啦,晚點聊!」朋友揮揮手,打斷他說的話。

「我是說,他根本不知道閔玧其是個怎樣的人吧……」

 

5.

「我上次應該把那些唱片都買回家的。」閔玧其懊惱的說:「我真的已經聽膩約翰藍儂了。」

 

6.

「上次我回家的時候。」閔玧其坐再床上對著隔壁床的金碩珍說:「應該老實跟我爸媽說我交了一個麻種男朋友,看他們是對男朋友比較驚訝還是對麻種比較訝異。」

「我覺得,」金碩珍說:「你會先被趕出家門。」

「嗯,我也覺得。」

 

7.

鄭號錫騎著摩托車在閔玧其回家的時候突然後悔起來覺得自己還是該騎腳踏車的。

摩托車怎麼這麼快就到了。閔玧其的手鬆開,動作俐落的跳下車:「呀,熱死了。」

算了,他決定,下一次和閔玧其走路回家好了。

 

8.

第一件他見到閔玧其是在魁地奇球場上,第二次是在聖誕宴會上。

第一次他抱住了閔玧其,第二次他親吻了他的臉頰。

「為什麼第三次沒有親嘴呢!」

 

9.

他果然應該好好看著他的,就算只是從密室到宿舍這麼短的距離,也應該要陪他回去的。

誰都知道一個麻種在霍格華茲還是要比一個純種巫師危險的多,不是嗎?

 

第三日 八個你覺得別人最吸引你的地方  

 (小院子大世界/半獸AU)

1.

他一開始並不知道自己適合甚麼顏色。

黑色吧也許,畢竟黑色是適合所有人的顏色。

他懵懵懂懂地選擇了黑色作為他的穿衣風格,直到他第一天遇見了他。

黑色穿在他的身上就是如此合適,他想不到黑色能在誰的身上更適合他,即便他的頭髮顏色那麼的淡,金色,淺金到接近白色的白金,依舊那麼的好看。

包括他那對白色,可愛的耳朵。

黑和白,直到他見到他的真身,那麼的適合他。

好像他生來應該就是這個顏色的。

 

2.

他身痕累累的來到這裡。

他並不知道為甚麼第一眼就知道,他是充滿了很多故事的人。從他纖細的身軀,強迫自己堅強起來用尖刺包裹起他內心的脆弱,無處不吸引著他。

鄭號錫不知不覺地渴望接近閔玧其。

那時他甚至不知道他的真身應該是什麼動物,他一開始還以為應該是某種漂亮的小動物。

後來他才發現連得知他是隻白老虎時的驚喜感都這麼的令人喜歡。

 

3.

閔玧其很早就知道鄭號錫是一隻小浣熊。

但他不覺得浣熊和自己搭得上邊,應該不行吧,他是一隻老虎,然後鄭號錫是一隻那麼小的浣熊,那麼可愛。

太可愛了好想把他抱在懷裡。

閔玧其嗚咽一聲,把自己縮的小小的。他是一隻那麼大的老虎,號錫應該不會喜歡他吧。

 

4.

後來他發現鄭號錫很喜歡再加以浣熊的形態出現,或者說他總是逼不得已的時候才會化成人型。

他喜歡以小小一隻的型態,在家裡到處走來走去,強迫每一個人都必須低頭小心鄭號錫不知道會從哪裡突然竄出來。

然後他會爬上餐桌,用他小小的手抓起金碩珍洗好的藍莓,一顆一顆笨拙的抓起來,可能有幾顆掉了,撿起來一口一口塞進嘴巴裡。

閔玧其在他身後,幫他把一顆顆藍莓撿起來,放回碗裡。

 

5.

他試圖仿造網路上的影片拿棉花糖給鄭號錫,看他會不會洗。

「你以為我會把它放進水裡洗嗎!」當然不會!鄭號錫氣鼓鼓的把棉花糖撕成兩半,一半塞進閔玧其的嘴哩,一半放進自己嘴裡。

 

6.

閔玧其的手很吸引人。

他的手指,不論他在上班,處理他的功課或是單純窩在沙發上划手機。

他待在他的懷裡,盯著他的手指,上上下下。

然後他的手指伸過來,搔了搔他的下巴。

 

7.

 浣熊很可愛。

浣熊的鼻尖也很可愛,在他發現他不論把什麼東西給他的時候,鄭號錫都會用他小小的手捧著,湊到鼻尖嗅聞。鼻尖一抽一抽的抖動。閔玧其發現這件事之後把所有他能拿到的東西給鄭號錫聞了一遍。

 

8.

他最愛在下午,太陽不大不小的時候,和閔玧其窩在院子裡曬太陽。

白老虎的被是他最舒服的床,小小的身體倚在上面,可以感覺著閔玧其的呼吸,和強而有力的心跳聲。

他把臉靠在他的胸前,曬著太陽,滿足地閉上眼。

 

 

第四日 七個贏取你芳心的方法

(衣下五公分/玧智學姊)

1.

總之,他第一次遇到閔玧智的時候就覺得感覺對了。

也許是風吹來的角度太剛好也可能是那天的陽光太美,他不敢直視。

 

2.

他不是特別喜歡受過傷的人,但甚至沒辦法解釋他為什麼會喜歡上閔玧智。他幾乎不在他的好球帶裡,那個氣質怎麼想都不對。

但他還是無可自拔的愛上了他。

用他身上每一個細胞和粒線體的愛他。

 

3.

同樣的,鄭號錫從來不在閔玧智的好球帶裡。

包括他的愛哭還有喜愛文學還有屬於他的任何一部分。

他討厭死他了。

 

4.

**「想要那煙火。」

「想要你的愛情。」

「想要最靠近窗戶的那顆星星。」

為這樣的念頭而苦痛

是生而為人的苦痛**

 

「現在你懂了吧?最刻骨銘心的愛戀總是苦的。」閔玧智說。

鄭號錫闔上詩集,吻住他的唇。

 

5.

閔玧智畢業那天,鄭號錫帶著一束花前來找他。

「花不及你的一分美麗,」他說:「但你拿著花的模樣我想那可以使我超越百分之一百的滿足。」

閔玧智收下了花,不吭一聲,鄭號錫等了等,最後轉身離開。

他追上來,用力地抱住他,用力地哭泣。

「誰准你走的。」

 

6.

「是你掉的槍吧。」鄭號錫彎腰撿起閔玧智房裡的金屬物品。彈夾是空的,六顆子彈,一發一個人,是他昨天晚上出門之後的戰果。

「對,我的,放在桌上就可以了。」閔玧智彎腰拉起長襪,撩起裙子繫在吊帶上。

「幸好我遇見你。」閔玧智說:「走吧。」

 

7.

他們彼此需要,彼此互補。

「必須是你。」

 

 

第五日 六句你想對六個不同的人說的話

(現實向)

1.

閔玧其在半夜剛回宿舍,看到金碩珍正在煮拉麵。

「哥,我也要一份。」

「啊,可是宿舍最後一包面已經被煮掉了,這份是柾國的,不然你去買我來幫你煮?」

 

2.

「柾國兒啊,別再玩電腦啦,明天還有練習呢。」

「哥你看,我剛剛的精彩回顧。」田柾國指指電腦螢幕。

 

3.

「號錫你看看,我今天穿這樣怎麼樣?」金南俊拿著衣服跑到他的房間,把衣服攤在他的床上這麼問。

「你開心穿什麼,大家都會覺得好看啦。」閔玧其從旁邊探頭說。

 

4.

「智旻啊,浴室用好沒!我想要洗澡啦!」

 

5.

「蛤?金泰亨你說什麼?」

 

6.

「你是最好的。」

 

第六日 五樣能讓你興奮的東西

(地獄犬AU)

1.

「你過去叫金碩珍那個臭傢伙撥經費下來給我,不要再和他的小狼狗卿卿我我,不然小心下次你們出去的時候子彈全部都只有五發,其中一發還是空包彈。」

「玧其你不要生氣……我昨天跟他提過這件事了,你先去睡一下,我保證下次你起床之後經費一定已經撥下來了。」鄭號錫緩慢地梳順閔玧其打結的頭髮,修長的手指動作輕柔,閔玧其舒服的瞇起眼:「你說的。」

「嗯,我說的。你兩天沒睡了,現在應該去休息一下。」

已經兩天了呀,閔玧其邊說邊打了個哈欠:「都不覺得時間過這麼快。」他起身,走去洗手台把手上沾到的藥品洗掉,脫下實驗用的白袍,雙手搭上鄭號錫的肩:「抱我去。」

「好。」鄭號錫笑。

 

2.

「鄭號錫,左後方三個敵人,金泰亨前面兩個,解決之後可以突破這層。」

耳機裡傳來閔玧其慵懶的聲線,鄭號錫用眼角餘光看到身後柱子閃動的人影,若無其事地端槍,俐落的轉身,「碰、碰、碰!」還有遠處金泰亨開槍的聲音。

「好了,安全,下一層,那是目標物所在。」閔玧其說。

金泰亨吹了聲口哨,朴智旻瞪了他一眼,鄭號錫把用完的彈夾隨手一丟,「走囉。」換夾,上膛,帶著金泰亨和朴智旻進攻下一層。

 

3.

槍,裙子,玫瑰花。

「你認為邊唱槍與玫瑰一邊開槍怎麼樣?是不是很辣?」

「鄭號錫,如果你有閒暇聊天的話不如趕快解決這些臭東西,我受夠裙子了。」

「可是我真的好愛你穿裙子的模樣,我們回去可以這樣做一場嗎?」

 

4.

「嘿,我覺得這玩意真的棒透了,真的,包括他的瞄準系統還有退熱、減低後座力的裝置,真的棒透了,我感覺下一次我可以一個打十個,真的。」

「你本來就可以一個打十個了。」

 

5.

他們的房間在總部的角落,閔玧其的實驗室在走廊的尾端,不遠,衝過去的話幾秒就到的了。但任務剛結束的鄭號錫累得連移動一小步都可以睡著,在浴室裡沖掉幾天沒洗澡的臭汗味已經花光他所剩無幾的體力,還要再去閔玧其房間睡是不可能的事。

他躺在房間裡那張單人床上,太多天沒有回房間,這段時間就算回到總部也是在戀人房裡簡單梳洗休息後又回到現場去,連枕頭都有著淡淡的霉味,很想閔玧其是他快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個念頭。

睡夢中他感覺到一雙手滑過他的臉頰替他蓋好被子。

「我好想你,」他說,大概是夢話。

「我也是。」

 

第七日 四樣能讓你厭煩的東西

(近未來)

1.

囉唆的金南俊。

2.

鄭號錫已讀不回的訊息。

3.

抽完但還沒去買空蕩蕩的煙盒。

4.

無法控制的遠距離。

 

第八日 三種你想生活的地方

(賽車手X機長)

1.

鄭號錫在德國有一間小公寓,離訓練場很近,老是住宿舍也不是辦法,他說,存了點錢還是買間屬於自己的房子,也比較有歸屬感,才是真正的家。

他得知閔玧其也飛德國線之後邀請他一起過來住,閔玧其想想後答應了,帶著一個二十四寸行李箱的家當住了進來,而那間不大的公寓屬於他的東西逐漸增多。

鄭號錫換了加大的雙人床,浴室的漱口杯和牙刷從一副變成兩副,門口放著古龍水的架子上多了閔玧其常用的Jo malone,和鄭號錫的愛馬仕放在一起。

然後他把衣櫃清了一半出來給閔玧其放衣服,那一半衣服移到了閔玧其在韓國的住所。

 

2.

韓國的公寓還是會回去的,那裡的鄰居已經相處了太久,他們捨不得離開。

金南俊的房子住進了一對小情侶他們最近才知道,聽說朴智旻待的公司准了他的特休,然後跟著金泰亨去拍戲了。鄭號錫的獎盃也移了好幾個過去,把獎狀證明一張張貼在牆上,閔玧其把他在飛完第一百趟飛行和鄭號錫的合照貼在最中間,旁邊是鄭號錫人生中第一面一級方程式賽車金牌。

他們在過年期間會回去韓國,和那群可愛的鄰居吃一頓年夜飯,鄭號錫會帶給他們一堆國外買回來的聖誕禮物儘管節日已經過了,然後在閔玧其正要開口跟他討禮物時,用唇堵住他剛要張開的嘴。

 

3.

他們在一次公路旅行中躺在人跡稀少的草地上。

「有時候覺得,有你在身邊就夠了。」

鄭號錫捏捏閔玧其的手,說。

 

第九日 兩個對你的生活有很大意義的人

(男飯)

1.

閔玧其在很久之前就聽說過了「站姐」這種職業,畢竟也是相關的行業,也看過偶像們出門時那一排的大砲,那時候他從沒想到自己也有一天會拿著單眼,成為他們的一員。

幸好自己從來沒有以製作人的身份露面過在大眾面前,這樣頂多熟悉的工作人員會用奇怪的眼神看向他,也沒有粉絲認出來過。

他還是喜歡這樣的生活,追隨著他,為了他付出一切,金錢和時間。

 

2.

鄭號錫認為自己會覺得念rap有一半的原因閔玧其必須負責。

雖然說公司分配是一回事,但能不能堅持下去確實也是主要的成敗原因,況且其實以他的能力作為一個Vocal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要不是聽到了Suga的Mixtape他可能撐不到這個時候,如果苦苦哀求的話公司也許會同意讓他轉行當個Vocal哇,鄭號錫不只一次這麼想,但也確實,成為一個像Suga一樣的Rapper,唱他寫給他們的曲,是鄭號錫作為練習生最大的夢想。

那時候他從沒想到能和閔玧其合作,甚至成功的接觸他。

 

第十日 一個自白

(現實向)

我愛你,好像除了這句話,說出口都沒辦法呈現萬分之一我對你的情感。

我們相遇的時候不知道自己會在對方生命中留下怎樣的畫筆,同樣不知道對方可以引領自己到怎樣的地方。

你們好像還在往上爬。

 

鄭號錫坐在窗邊,剛搬過的宿舍大多了,雖然不是多高的樓層至少可以打開窗戶吹吹風,閔玧其坐在他們的沙發上玩弄手機的混音器,他剛剛下載的APP,要價2000元韓幣。

「我在想做一首我們的曲子,認真的,不是開玩笑的那種。」不要像お疲れSong。閔玧其邊敲著節奏邊對他說:「Mixtape也好,讓我一起做一首吧。」

鄭號錫舔舔嘴唇,他的手機擺在桌上,螢幕亮了一下顯示剛剛群組友人傳了訊息過來,他沒有點開,指瞟了一眼,重新看完窗外的天空。

「今天天氣很好呢。」閔玧其注意到他的視線,附和。

「哥這樣的要求呀,」鄭號錫說,回頭看向閔玧其:「就像太陽每天會升起一樣,我一定會答應的呀。」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ㄌㄌ
  • 嗚嗚更了好興奮啊啊
    其其撒嬌好心空好甜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