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已經打算不要再寫95了,上次那篇不過是存稿。

這篇獻給小彩。

 

又譬如他三番兩頭的跑進金泰亨的房間,嚷嚷著泰亨啊我好無聊之類的話,然後戀人只是回答他一句含糊的嗯,甚至比敲打鍵盤的聲音還小。

「你再玩我就要拔插頭了。」朴智旻說,帶著幾分不悅,畢竟好多個晚上金泰亨話都不說一句,平常會給他的晚安吻也都沒了,這太過分了不是嗎?要不要他就直接去跟電動交往,不需要跟他交往了。

「呃,不,再等等,我這局打完就陪你了。」

 

一個人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一個人只有一雙眼睛,一張嘴,一顆心,一次只能愛一個人。

 

朴智旻有時候不知道他想從金泰亨身上尋求什麼,也許是自我的自卑感讓他積極地從他人身上尋求認同,也許一個人的愛對他來說很重要,他很喜歡站在台上看著粉絲喊自己的名字或是因為自己的動作而尖叫,喜歡他們來簽售會,喜歡他們在自己生日的時候送貴貴的生日禮物。

認知到有人喜歡自己這件事非常重要,好像大過所有其他一切。金泰亨是第一個對他說出我喜歡你的人,但是在眼前有那麼多、更多的人也對他說喜歡他;他們願意送給他更多,更好的禮物,他們願意在他的身上花錢,花時間,不像金泰亨在他到他的床上滾來滾去的時候還能安靜地坐在電腦前打電動。

他不知道這樣的愛情是他想要的還是金泰亨想要的。

愛情不是應該滿足他的需求,至少在他有空的時候陪陪他嗎?

朴智旻伸手過去,把金泰亨的螢幕給關了。

「呀!你在做什麼!」金泰亨整個人彈起來,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我會被罵的!」柾國會生氣!

「我也會生氣。」朴智旻說:「你再打下去,然後這局打玩說再一局就好,然後一個晚上就過去了。」

然後我們就像昨天,前天,三天前,一個星期前一樣,沒有任何改變,你打你的電動,我在我的房間睡覺。

「這樣有什麼不好嗎?」金泰亨焦慮的抓著滑鼠,眼睛在朴智旻身上和電腦螢幕上來回轉,朴智旻的手還擋在電源前面,腦袋顯然在想著該怎麼樣才能繼續打下去。

「你看著我。」朴智旻說:「我們得談談。」

「有什麼要談的,你……你不能讓我先打玩嗎?」金泰亨垂下肩膀:「這關乎到我的做人信用……」

「簡單來說,電動,或是我,你選一個。」

「你這樣問不會有結果的,讓開。」

 

一個小時只有六十分鐘,一個人只有一雙手,一雙腿,一顆心,一次只能想一件事。

 

金泰亨更多的時候不懂朴智旻在想什麼,他想留給兩個人屬於自己的時間,他有自己想要去完成的事情要去完成。

對他而言,談戀愛當然並不是兩個人一天到晚黏在一起。

他不是不願意陪朴智旻,只是在陪他之外他也想做做自己的事,難道不對嗎?

「智旻,你聽我說,我不是不想陪你,也不是不愛你了,只是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不可能永遠陪在你身邊。」

愛情不是應該建立在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之上嗎?

金南俊說,愛情應該要兩個人互相扶持一起長大。

「這樣好了,以後我每天打完兩場遊戲之後的時間都陪你可以嗎?」

鄭號錫說,與人相處要各退一步。

「一場。」朴智旻說。

「好,就一場。」金泰亨拿起手機傳了一個訊息給田柾國說抱歉他電腦故障中離了,下次請他吃炸雞。「那不生氣了喔?不可以生氣了喔。」

 

一分鐘有六十秒。一場戀愛中有兩個人,兩顆心,互相依靠,相信彼此。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