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隔壁元弼串場

 

1.

自從金有謙決定大學要離家出去住之後,家人擔心了很久。

其中最麻煩的還是他不敢自己睡這個小習慣。起先跟他從小要好的朋友說要一起租房子住的,結果最後臨時起意說要自己住,導致他那間小公寓只剩他一個人。

原本就是給四個人左右住的空間突然變得很空曠。

大學入學沒多久,他原本想說要不還是回家住吧,把這樣的煩惱說給剛認識的直屬學長聽,崔榮宰想了想說要是不介意,他有認識別的學長正在找住所,也許可以認識一下。

「行啊,要不認我認識認識。也是我們系上的學長嗎?」金有謙說,彷彿抓到一線曙光激動地問。

「呃,不是我們系的,是管理學系的,人很好,還很帥。」

「帥才不是重點。」金有謙說,撇撇嘴,你可以把我的聯絡方式給他。

哦,知道咧。崔榮宰說,學弟那就回頭見啦。說著揮揮手:我先去上課了哈。

那天晚上他收到了一則陌生的訊息,那人斯斯文文的表示他是榮宰的高中學長,叫朴珍榮。如果方便的話想先看看房子,有空位的話他也有幾個朋友在找人合租不知道還有沒有位子。

金有謙看到訊息第一個反應是想到了崔榮宰有意無意地提起他很帥這樣毫無用途的資訊,就點開了大頭貼。

然後看到KaKao預設的灰色頭貼。

 

2.

他想了想,自己應該也不會用到那其他的幾間房間,就回答他說屋子還有兩個房間是沒人的,浴室在外面有一間,是他們共用的,如果有人有需要也不錯,可以來分擔房租。

朴珍榮說好,他會問問他的朋友,那方便的話約個時間看房子吧。

擇日不如撞日,金有謙說,不如就明天吧。第七節下課後,我從學校離開大概五到十分鐘之後就可以來了。

好。朴珍榮還是那樣客客氣氣的說,那麼到時候見。

 

3.

他跟他約在校門口,說如果他要帶朋友來看的話也沒問題,剛下課沒多久他就急急忙忙地背著書包跑到校門口。

校門口人很多,他不知道哪個是朴珍榮,只覺得左手邊的男生很帥,右邊幾步的地方有個女孩子長得很漂亮。

金有謙繞來繞去找不到朴珍榮,下定決心拿出手機想說還是打給他好了,電話響沒幾聲就被接起來,他看到左前方那個男生拿起手機,應了話。

手機裡傳出來的聲音和眼前的景象重疊在一起,他聽到那人的聲音,溫溫的,準確來說可能要比洗澡水再涼一些,泡在裡面很舒服的那種溫度:「你好,我是朴珍榮。」

「我看到你了。」金有謙說,拿著手機匆忙地往前跑:「我在這!」

朴珍榮很帥,這無可否認。大概是看到第一眼只能說出哇真的很帥這樣的評論,然後再看幾眼可以說出像是「眼睛很漂亮」,「身材練得剛好」之類的,「那我們走吧?我朋友等等要上家教。」

「當然可以。」金有謙點點頭,邊走邊閒聊:「大學要上什麼家教啊,我以為大學頂多上補習班。」

「呃,」朴珍榮愣了幾秒,然後他看到他的朋友笑了出來。

「他是老師。」

 

4.

聊天過程中,金有謙得知他們都是今年畢業的學生,大四,管理學系的同學,朴珍榮的朋友叫金元弼,就算畢業了之後應該也會留在這裡工作。他才知道朴珍榮成績很好,基本上畢業後就業是絕對沒問題的,現在已經有好幾家公司找上門,金元弼則是沒有打算直接投入市場還在觀望的狀態。

房子沒太大問題,就是家具得自己買。金有謙說,「因為現在只有我自己住……基本上只有我的房間有家具。」

他是絕對不會說像是因為自己一個人在家很可怕,他不敢待在客廳。空蕩蕩的空間只有一個人,怪可怕的。晚上要自己一個人睡已經夠了,他才不要再為難自己,能在外面待到多晚就待到多晚,同學揪宵夜就去,已經決定要加入舞社,跟學長姐套好關係有空就去練習。

總之不要一個人待在家是他現在的住宿方針。

「哦,那就要住久一點才划算了,房子是你租的嗎?」朴珍榮關上房間的門問:「我們應該會一起住一間,這樣你令一間還可以租其他人。」

「嗯,就是一起分擔房租。」金有謙點點頭:「浴室有兩間,我們就一起共用。」

「行,那麼簽合約吧。」朴珍榮說:「元弼你可以嗎?」

「價格就跟一開始說的一樣就可以。」

 

5.

最後他們一起租了一間,另一間的房客除了入住那天碰了面之外基本上沒見過幾次。

 

6.

朴珍榮很忙,每天都是晚上了才回家,金元弼倒是成天悠晃晃的,在校園裡三不五時能見著他,一個人或是一群人的走著,看見了金有謙會笑嘻嘻地跟他打招呼。「有謙啊,去上課嗎?」這樣來來回回的問:「最近還好嗎?是不是又翹課了?」——總覺得像在跟幼兒園小孩講話那樣,金有謙卻不討厭,朴珍榮講話多少也帶著這樣的調性,跟他們說話說久了就習慣了。

他跟高中一樣,發了瘋一樣的練舞。彷彿大學的科系是副業,比起念書花了更多更多的時間練習,直到有一天晚餐跟金元弼一起吃的時候聊天聊到才知道原來朴珍榮之前也是舞社的。

「是吧,就說他長得一副不會跳舞的樣子。」金元弼聽了之後笑:「他之前可是出去比賽海選有得名的喔。」

金有謙嚇死了。那天朴珍榮回來之後纏著他問能不能跳舞給他看,「哥、哥,哥,就一小段,一小段就好,拜託。」

朴珍榮當然說不。

 

7.

朴珍榮在家的時候大多在讀書,還有寫報告。

他會坐在他們房間裡的那張書桌前,開了那盞檯燈,一手托著腮幫子一手翻著厚厚的原文書或是坐得端正雙手放在鍵盤上打字。他打字速度很快,那架機械式鍵盤被敲出霹靂啪拉的聲音。朴珍榮一般不會關門,金元弼也喜歡待在客廳。金有謙就也跟著窩在客廳的毯子上,遠遠的看著房間裡朴珍榮讀書的背影。

「你是不是喜歡珍榮。」

有一天金元弼突然問他。

「你看他的眼神,我很熟悉。」

「什麼眼神?」金有謙愣了愣,他是在意朴珍榮沒錯,但他從來沒想過這樣的感情是喜歡。

他會喜歡一個男生嗎?

崔榮宰曾經跟他說過很多女同學、不論學姊學妹都在追朴珍榮,但他一個也沒答應過。有人說那是因為他是同性戀,有人說他其實有喜歡的人了。

「嗯,就是你看他的那種眼神。」金元弼指指在房間裡讀書的朴珍榮,然後傻傻地笑了:「我見過很多。」

金有謙沒有繼續問下去,這樣的眼神是看著誰,或是誰看著他。不知道,他就是不希望朴珍榮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別人,他不想看到這樣的場景。

也許朴珍榮真的有喜歡的人,不然像他條件這麼好的男生怎麼可能沒有女朋友——現在沒有就算了,大學四年都沒有交過也太過奇怪。

他才不相信。

「那你呢?」金有謙轉而看向金元弼:「學長有女朋友嗎?」

「我?」金元弼聽到他的問提一愣:「怎麼突然問到我?」

「就是好奇啦,想知道啊。」

哦,金元弼聳聳肩:「沒有啦。」

 

8.

金有謙很長一段時間懷疑其實朴珍榮跟金元弼在一起之類的,畢竟明明有兩間房卻堅持只要一間,太多證據可以懷疑他們的感情,後來他從朴珍榮口中得知金元弼沒有交過女朋友都是。如果這樣算下來,兩個人正在交往,為彼此打掩護再正常不過。

直到有一天,一個跟朴珍榮同屆的舞社學姊回來玩,金有謙湊過去問他跟朴珍榮的八卦,反正具崔榮宰的說法,他從高中就會跳舞,大學還繼續跳的話應該也花了不少時間在這件事上,也就是說除了班上同學之外可能就是跟社團的同學最熟了。

「我不是很清楚他的感情狀況。」那個學姐說:「只聽說他有跟一個同班的男同學很好。」

那大概就是金元弼了。金有謙猜測,於是沒有再多想,直到後來有一天那個學姐回來的時候特別繞過來對他說:「嘿,上次忘了跟你說,聽說朴珍榮追過我們學長。」

是社團裡的一個學長,有段時間他們走得特別近,你應該知道珍榮之前參加過一個海選,有得獎的那個?就是他們兩個一起去參加的,那時候好多人以為他們在一起。

「所以後來呢。他們在一起了嗎?」

金有謙不知道為什麼急了起來,即使知道這樣及也無濟於事,但是就是有些擔心害怕,不知道自己在期待著怎樣的答案。像個想知道故事結局的小孩抓著學姐問。

「後來喔。」學姐抓抓頭想了想:「沒有人確定他們到底有沒有在一起,我個人是覺得沒有,學長好像跟一個擊劍隊的在一起過,沒多久就分手畢業了。」

他好像在玩一個拼圖遊戲,充當一個偵探一步一步去找出朴珍榮的過去,彷彿這樣可以幫助自己釐清對朴珍榮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9.

「那學姊認識元弼學長嗎?」金有謙像是想到什麼的又問了。

元弼嘛?知道哇,有在玩社團的應該都認識他,他男朋友可有名了。

「男朋友?分手了嗎?」

「你怎麼這麼壞,一直想要人分手。」學姐聽了大笑起來:「沒有喔,應該是沒有,雖然沒有消息但是他們如果分手了一定會有消息呢。」

抱歉,我等等有課要先去吃飯。學姐拍拍他的肩膀說:「如果你那麼在意他的話就直接問他吧。」

 

10.

金有謙不曾問過朴珍榮這些事,有也只能彎彎繞繞的問。譬如先打他屁股一下,把他的原文書翻亂,書籤夾在五百二十頁,或是把他書包裡的雨傘偷偷拿出來讓他只能渾身溼透的衝進家門然後看著嘀嘀咕咕的說他記得自己明明有把傘放進書包裡。然後說一句,「可能是有人在想你吧。」「我以為會有人可以送學長回來的。」「哥我的儲值卡好像放在學校了,你可以載我去車站嗎?今天跟媽講好要回家的。」才好不容易的確定朴珍榮好像真的單身,他不是很明白,也許他就是想要保有一些猜測的空間,朴珍榮對他而言就像一塊曾在岩石中的寶石,你不知道他藏在土下的是什麼,是翡翠或鑽石,黃金或水晶?他想知道卻又害怕知道。

如果他直接問的話大概也只會被當成玩笑看待,他跟朴珍榮之間的關係本來就這樣,成天開玩笑,在練完舞渾身是汗的時候故意用力抱緊朴珍榮,把臉上的汗偷抹到他剛換上的衣服。惹的他火冒三丈在家裡玩起鬼抓人,非要抓住他很揍一頓才肯罷休。但金有謙不曾反省,朴珍榮也會在做早餐的時候在他的三明治抹茶果醬裡塗上山葵,在金有謙被辣得哭出來時哈哈大笑。

所以他們到底是什麼。他也不曾看過朴珍榮這樣玩金元弼,是不是他在朴珍榮心中也有某塊屬於他的地方。每次這麼一想就覺得自己的腦袋要當機了,接著他迎來了大學第一次不及格,全得仰賴日常成績和期末考才能確保自己不會被當。

「平常不讀書,現在才要臨時抱佛腳,活該。」朴珍榮悠悠的說。今天他難得和金有謙跟金元弼一樣坐在客廳一起讀書。「不是,為什麼通識課也要考試,這沒有道理哇,通識課就是應該要讓人爽爽過才對呀!」

「大一就是這樣,撐著點,加油啊。」金元弼拍拍他的肩膀。

學長,你會這個嗎?他無助地問,其實沒有特別指名誰,當然心裡是想著朴珍榮的,金元弼眨眨眼轉身拍了朴珍榮的肩膀:「欸,你教他一下。」

 

11.

「學長。」那天朴珍榮剛去洗了澡,金元弼窩在桌前打電腦時金有謙湊過去喊了他。

「做什麼?」金元弼被嚇了一跳,像隻小動物似的縮起來。

「你有男朋友嗎?」

「喔喔,」金元弼放鬆了身體,拍拍旁邊的座墊要金有謙坐下來:「有哇,怎麼了?」

「學長的男朋友是個怎樣的人啊?」金有謙問。

他啊,金元弼偏著頭想了想:「是個很會吃的人。」

 

12.

說句實話,他也不知道自己喜歡朴珍榮哪裡,在家並不常遇到他,在學校更少了。他們之間的交流不過就是出門前一起坐在餐桌前吃早餐,輪流洗衣服擦地倒垃圾,有空的時候戲弄一下對方,那好像是他們的相處模式,朴珍榮經過他的時候多半會打他一下屁股,或是巴他的頭。全然的以欺負對方為樂。

喔天啊這才不是愛情。金有謙想,他頂多是比起其他人更在乎朴珍榮一點,或是有更多好感,但他不覺得(或者說不願意承認)這就是喜歡。

「你喜歡他啦。」金元弼說:「你要追要告白最好快點開始喔,不然就要畢業了。」

「可是珍榮哥說他就算畢業了還是會跟我一起住。」金有謙撇著嘴說:「他不可以這樣。」

「朴珍榮不是一個主動的人。」金元弼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等下去不會有結果的。」

 

13.

「不然你乾脆就這樣繼續下去哇,不敢承認像個膽小鬼然後看著珍榮學長被別人追走,哈哈哈。」崔榮宰說,大笑的聲音引來咖啡店裡其他人的注意,他喝了一口咖啡:「我認真的喔,珍榮學長很夯的啦。」

「那麼夯他也沒有被誰追走。」金有謙鬱悶的咬著吸管,半小時過去了巧克力奶昔還有大半杯:「我真的有機會嘛?他會不會討厭我啊。」

「會啊。」崔榮宰說:「但是不試試怎麼知道,搞不好他喜歡你啊。」

 

14.

「有謙啊,其實我蠻喜歡你的。」

金有謙從床上跳起來,抓著內褲衝進廁所。

 

15.

期末考前,金有謙被朴珍榮抓進房間進行所謂的考前大作戰。金元弼出門去教家教了,整間房子裡只有他們兩個人。

朴珍榮的房間裡充滿了他的味道,這樣他感到有些暈眩,他知道他喜歡的香水味道,也知道他用哪一牌的沐浴乳。在他開玩笑似的抱住他的時候總是大口吸氣,要求他親愛的學長在他成功答題之後給他一個擁抱或是摸頭。

朴珍榮掩著嘴笑,說你別鬧了,邊伸手敷衍的摸了摸他的頭,你這模樣真像元弼在教的國小學生。

「國小學生哪有我可愛。」金有謙說,用他的奶音,像在撒嬌也像在吃醋。

是啊這種時候真是曖昧的不得了,幾乎要以為下一秒就告白也沒問題。

「小學生比你可愛多了。」朴珍榮還是笑,但手上的動作卻沒停過:「但你也很可愛了。」

「真的嗎?」金有謙說,像一隻貓順著朴珍榮的動作蹭了蹭:「那學長會喜歡我嗎?」

「喜歡啊,最喜歡有謙了喔。」

「那學長,」金有謙小心翼翼地說,心跳的聲音大到幾乎要蓋住暖氣的聲音,緊張感從口中溢出,他感覺到自己還握著筆的手微微顫抖著:「學長,可以跟我在一起嗎?」

 

16.

「可以喔,我還在想你要讓我等多久呢。」

 

17.

「喔喔,終於在一起了,很好很好。」那天金有謙跟崔榮宰又去了咖啡廳,坐在跟上次一樣的位置,崔榮宰在店員把奶昔放到桌上時這麼說。

「啊,學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太過分了啦。」金有謙哀嚎,像撒嬌一樣用著他的奶音。等等,你不要對我撒嬌,你去找珍榮學長,崔榮宰急忙擺擺手:「哇你今天來找我可不是跟我放閃的吧,說好只是來問功課的呢?你報告寫到哪裡了?拿出來啊。」

「我哪有放閃,我不過是報告一下進度,學長明明說有發生什麼的話就要告訴你的!」金有謙再次哀嚎,不過乖巧地把教授規定的手寫報告拿出來:「學長,教我這個,我不懂教授在說什麼。」

「你是不是都沒在上課。」崔榮宰看了一眼試題之後無奈地問:「這都是基本欸,你是不是上課時間都跑去跳舞了?」難怪期中不及格,活該。

「不是——」金有謙說:「期時珍榮哥教過我了,但是聽到他的聲音我實在沒辦法集中精神——」

「金有謙,我是說,有謙啊。」崔榮宰說:「你還是吃屎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