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有謙生日快樂啦!

隔壁柾國串場(愉快愉快)

HP AU

(和防彈篇的銀河有關係,但不影響閱讀)

微謙七/伉儷

 

「金有謙你站住!今天你得跟我去見教授,你已經是第五次把雕像的頭盔弄掉了!」朴珍榮難得在走廊上大喊,胸前的級長徽章閃閃發亮。嘖嘖,級長真是了不起。金有謙小聲的埋怨,一邊揣僅了胸前的書,他等等還要去上變形學,那絕對不是一堂有趣而且輕鬆的課。

說起來他也不是故意的啊,剛才柾國要說他要去上廁所,讓他在廁所外面稍等一下,沒想到他只是無聊的拿魔杖把玩,旁邊的盔甲頭盔就匡噹好大一聲掉了下來。

這都不打緊,重點是朴珍榮還剛好經過那裡。

喔天,誰都好,朴珍榮簡直就是他生命中專門來剋他的那個,他好像生來就看他不順眼,動不動就針對他,就連走在路上正到他都可以以『你礙著我的視線了」為由來扣分。

這太不合理了不是嗎?

然後他二話不說,拔腿就跑。不管田柾國還在上廁所,會不會出來就找不到他,就在偌大的校園裡狂奔起來,想著朴珍榮可能會因為太麻煩就不追過來,沒想到他對他怨念那麼深——「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你多少金加隆?為什麼要這麼針對我!」

「我沒有針對你,而是你犯太多次規定了。」朴珍榮回答,聲音好像有遠一點,他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迎面就是撞上某個東西。

「哇啊!」那人被嚇得大叫,金有謙也被撞得跌坐在地,課本掉了一地,額頭幾乎痛的讓他視線模糊,沒料到那個被他撞的人一把拉起來,還手腳俐落的把他的初級變形指南撿起來塞進他的懷裡,抓住他的手繼續狂奔。

金有謙跑得暈頭轉向,等到那個人停下來之後才氣喘吁吁地說了句「謝、謝。」

「你放心,珍榮學長追不到這裡的,這是我們赫夫帕夫的地盤。」那個人說:「我叫崔榮宰,你呢?」

「我是金有謙。」金有謙好不容易順了順氣,握住崔榮宰對他伸出的手:「你為什麼要救我?」我們明明就不同學院啊。

「你有沒有聽過,」崔榮宰對他眨眨眼:「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句話?」

金有謙愣愣地搖了搖頭。

「阿希,遇到笨蛋了。」崔榮宰一臉這人無藥可救了,金有謙聽了特別不服輸的喊道:「你怎麼能這麼對人啊!我不會你也可以教我啊!」

「意思就是我們都是朴珍榮受害小組的成員,應該互相扶持,一起對抗來自史萊哲林的惡勢力。」

哦,金有謙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珍榮學長不只針對我嗎?」

「沒關係,再遇上你之前我也以為只有我被朴珍榮學長針對。」崔榮宰聳肩,指指他手中的課本:「但是你不用去上課嗎?」

金有謙看看課本,看看崔榮宰,慢慢張大嘴。

「啊我又遲到了啊!」

 

「金有謙,你讓葛來分多又扣了五分。」田柾國在他進教室的時候壓低聲音發出像蛇一樣的嘶嘶聲:「一個星期才幾天?你今天已經讓葛來分多扣了幾分?你說。」

「加上那五分,九分而已柾國。」金有謙不甘示弱地露出牙齦齜牙咧嘴的說:「多謝,還沒破我的紀錄。」

「金有謙,遲到了上課還講話。」老師的聲音從講台上悠悠地傳了下來:「葛來分多扣一分,你得多努力把分數賺回來了,那麼現在請你告訴我們甲蟲變成鈕扣的過程中你該注意什麼?」

「呃……甲蟲的觸鬚?」

「顯然不是呢有謙,上課果然還是專心一點比較好,那麼有人可以告訴我們正確答案應該是什麼嗎?」

「哇,真是太棒了,有謙。」田柾國說:「十分了呢,恭喜你。」這樣有破紀錄了嗎?

「閉嘴田柾國。」金有謙怒道。

朴珍榮是不是所有人的敵人啊,金有謙不甘地想,除了上課遲到,問題回答不出來,他敢說一半以上的分數都是朴珍榮扣的,他不認為自己有那麼罪該萬死,至少不必被扣那麼多分。這讓他在葛來分多幾乎是一個罪人(儘管大部分人都知道其實那不全都是他的錯),而他們的學院分也微妙地停在一個跟史萊哲林不分上下的分數。

「所以說如果沒有金有謙我們可能就可以輕鬆拿下學院盃了。」田柾國悲傷地說。

「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也常常被碩珍學長扣分嗎?」金有謙不甘示弱地說:「你是不是臥底?聽說你其實想進史萊哲林啊。」

「哪有!我這麼愛葛來分多!」田柾國愣了幾秒大喊,只是也更崇拜碩珍學長而已。

「滾啦。」金有謙對他比了個中指。

 

金有謙和崔榮宰真正熟起來是在那年的聖誕假期,BamBam第無數次背叛了他回家過節,田柾國也難得地回家了(儘管估計是跟他的朋友出去玩了),整間學校留下來的人比往年要來得少,他一個人孤拎拎的坐在大桌前吃著耶誕烤雞,沒想到身邊被一個人坐了下來。誰啊,他想,認識的人都回家了,是誰會在還有其他位子的時候主動坐到不認識的人旁邊呢?邊這麼想著,金有謙談起頭,看了過去。

「嘿,聖誕快樂。」崔榮宰咧著嘴笑:「你也沒回家呀?」大概是看金有謙愣住的樣子太好笑,崔榮宰笑著遙遙他的肩膀:「嘿,你該不會忘了我是誰吧?」

「記得啦,你是榮宰哥。」金有謙回答:「我只是有點驚訝原來留下來的人還有我認識的。」

「哦,你認識的。」崔榮宰抓抓下巴:「是還有一個啦,但你絕對不會想見到他的。」我就是要來告訴你這件事的,然後我們坐在一起可能好一點,不然好麻煩的,不知道誰會坐我們旁邊。崔榮宰也拿了一隻烤雞腿起來啃,金有謙突然浮現不祥的預感。

「你是說朴珍榮嗎?」

「要加學長啊有謙,看在今天是聖誕夜的份上就不扣你分數了。」

他隨即聽到宛如噩夢般的嗓音,明明長了一張乖巧好看的臉蛋卻有全世界最壞的心腸,金有謙氣憤的想,哪天他進了阿茲卡班應該都不意外,最好讓催狂魔吻他。

「是,朴珍榮學長。」他頭也不敢抬,就怕跟朴珍榮對上眼又有什麼壞事要發生,接著卻聽到他意想不到的聲音:「有謙啊,對學長要尊重點,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嗎?」

奇怪,他沒聽說林在範也要留下來啊?

他下的轉頭過去,差點就扭到脖子,果然看到朴珍榮跟林在範,但是兩個人站在一起?今天第不知道幾次愣住了,他們兩個認識?甚至感情看起來很好的樣子?

「珍榮學長好。」崔榮宰小聲的說,因為嘴巴裡還有食物,聲音不是很清楚,朴珍榮聽到了笑著說榮宰你也好啊,聖誕節打算怎麼過呢?

金有謙突然好奇起來為什麼崔榮宰也討厭朴珍榮了。

朴珍榮跟林在範兩個人慢悠悠地做到了他們對面的位置,那是跟老師們同排的座位,基本上也只有高年級的人會去做,他們兩個一個級長一個魁地奇隊隊長,坐在那裡倒也合情合理,唯一令人反感的是他一抬頭就會看到朴珍榮。

「所以說為什麼要坐那裡……」

金有謙嘀嘀咕咕的,卻被崔榮宰聽到:「你就那麼討厭他啊?」

「我感覺他一看到我就要扣分了。」金有謙嘟起嘴說,「金有謙,你在做什麼?葛來分多扣五分。」趁朴珍榮轉頭在跟史萊哲林的學院導師講話時金有謙搖頭晃腦的學起朴珍榮,被對面的林在範看到了,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你別搗蛋他就不會扣你分了。」林在範說。

「我才沒有搗蛋!我就算只是跌倒他也要扣我分數!」金有謙氣鼓鼓的說:「他就是討厭我。」

「珍榮學長,」崔榮宰說:「對於喜歡的學弟都特別愛扣分。」

朴珍榮剛好跟導師說完話了,轉回來拿了塊烤餅:「我是為了你們好。」凡事不要這麼斤斤計較嘛。

話才不是這麼說,金有謙還是很不高興:「榮宰學長,那你為什麼會成立反對朴珍榮組織?」

「我可沒說反對。」崔榮宰急忙搖搖手:「我只是說我們都是受害者而已。」

「可怕的加害者。」林在範說,看了一眼朴珍榮。

朴珍榮吃多了,滿嘴食物,瞇著眼睛笑著開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