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要不要過來,我給你拍張照?」田柾國拿著相機轉向坐在後面的鄭號錫問:「太陽好漂亮。」

「我嘛?我就不用了吧,倒是幫玧其哥拍一張。」鄭號錫笑著說,拍了拍坐在一旁發懶的閔玧其。

「我也不用了,你去幫你南俊哥拍。」閔玧其聽到鄭號錫說的話也開口,眼皮抬也沒抬。

田柾國摸摸鼻子,自討了個沒趣,轉頭回去繼續朝著天空對焦。閔玧其看向鄭號錫:「欸。」

「嗯?」

「你會想要拍照的話,哥給你拍。」閔玧其說,我也是有相機的人哇。

鄭號錫聽了笑了出來:「別鬧了,哥以為我不知道你沒帶相機出門嗎?」拍照沒什麼不好,只是平常拍那麼多張的就不會想再多拍了。

「那你還叫我拍。」閔玧其說,也沒有生氣,就是覺得有些有趣。這什麼差別待遇,他笑說,鄭號錫湊過去在他的臉頰上一啄:「我那是想把哥的樣子記下來,我好怕就這樣忘記。」

就這樣忘記,我們之間的點點滴滴。在記住一件事情的瞬間,就有更多更多事情被遺忘,我不知道自己腦海裡的事情到底會剩下多少,如果可以用相機記錄下來,不覺得很棒嗎?

「那不該是你自己拍嗎?」閔玧其聽了笑出來:「怎麼叫柾國拍?」

「欸,」鄭號錫摸摸下巴說:「不就是因為他說他想拍照嗎?」

其實還帶點私心,鏡頭是件多麼神聖的事情,自從相機發明以來,按下快門讓影像在底片上成像,用顯影劑把底片的影像洗出來印在相紙上。就算是二十一世界的現在,閔玧其仍然認為在攝影中還是有獨特的創作。

如果可以,他想要成為鄭號錫鏡頭底下的作品更多一點。就算只是手機鏡頭。

很久以前他就學會以各種理由要鄭號錫給他拍照。戀人多半不會意識到自己的心思,就是笑著答應了,拿起手中的iphone,按下快門鍵,讓照片一張一張在他手機裡儲存。他也沒真的幾次開口說要他把相片傳給他。總是說著,啊之後一起傳給我,最後多半也是無疾而終。

老實說他不是很在意,有時候只是想要號錫的手機裡有他的照片而已。

就像他們每次表演完在手機裡留下的自拍照或是合照,在一起的舞台,一樣的後台,不同的歌還是不同的服裝,都有一些不同。

「沒關係,那他也不差我一個模特。」閔玧其聳聳肩,看著朴智旻在鏡頭跳來跳去,躺回去他的那張躺椅上。

鄭號錫隨口應了一聲,也是,他說,這種事果然還是你情我願做起來好。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閔玧其笑了笑,從口袋裡撈出手機來玩,鄭號錫選了一個角落坐下,靠著閔玧其半躺下來,點開youtube找一些影片看起來。

他沒戴耳機,閔玧其也不是很在意,伸手搭放到鄭號錫的頭上,玩著他因為染髮而變得乾燥的頭髮,讓半長不短的髮絲纏繞在手指上,再鬆開。

這像一種無意識的動作,就跟他們在家裡一樣,窩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或是兩個人擠一張小床的時候一樣。鄭號錫一向喜歡抱著他的腰,靠在他的胸前睡,閔玧其比他晚點睡著,低頭看著他的頭頂,獲得一種來自虛無的滿足。

田柾國在朴智旻跑出鏡頭後轉過身來,朝著兩個人按下快門。

到時候發給玧其哥的話不知道會不會被打;但號錫哥會很開心的吧,上次給他們的偷拍照鄭號錫好喜歡的。他想。

『其實玧其哥也很喜歡這種的。』上次他在修照的時候鄭號錫湊進來看,指著某一張他們夏威夷的照片,除了柾國大家都入鏡了,沒有意識到鏡頭,只是湊在一起玩得很開心的模樣。

『但是他好像很不喜歡被偷拍。』田柾國皺眉:『上次他看到之後打了我。』

『他打你,痛嗎?』鄭號錫問,田柾國搖搖頭。

『所以沒有真的生氣嘛。』鄭號錫咧開嘴笑眼睛都瞇成一條線:『那就是喜歡啦,他生氣的話會直接走人的,像上次吵架那樣。』

田柾國似懂非懂的點點頭:『所以我還是可以拍,對吧?』

『別發到網上就是了。』鄭號錫說:『然後順便拷貝一份給我。』

田柾國再一次舉起相機,這次回頭也給玧其哥發一份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想問一下錫糖的銀河實體書現在還有機會買到嗎QQ
  • 在工商那篇文章剛剛已經新增通販的選項了!要買要快喔!(推銷口吻)

    小浣熊 於 2017/12/03 21: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