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果珍,伉儷,隱95

 

「他真的是為了我們好,真的。」崔榮宰搖著羽毛筆向金有謙解釋:「因為你真的闖了很多禍。」

「呃,你不懂,我又不是故意的,我明明什麼都沒做,而且,再怎麼說一次扣五分也太多了吧?」金有謙急忙的辯解,他跟崔榮宰兩個人待在圖書館,壓低了聲音聊天,那天崔榮宰跟他說要討論一下關於朴珍榮受害者互助會的事。

「是有點多,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扣這麼多分,但是——」崔榮宰毫無意義地把書翻了一頁:「你是不是也是小時候特別常不小心使用魔力的那種人?」

「我爸媽確實這麼說。」他們想盡辦法教了我一些小魔咒,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好好控制我的魔力,直到進了霍格華茲。

「不,其實你到了霍格華茲之後還是一樣的,常常會在你不知道的時候使出一些亂七八糟的小魔咒,朴珍榮學長知道,所以他會扣你分數。」

「才怪,他就是想扣我分數。」金有謙撇嘴,撒賴般的說。「如果你不願意相信,我也沒辦法。」崔榮宰聳聳肩:「我以前也是一樣,像上次你在廁所外面等你朋友的時候就是啊,你不是玩了一下魔杖雕像才倒的?那是因為你無意識地使用了魔力。」

「你怎麼知道?」金有謙一愣,當時崔榮宰並不在場,他應該甚至不知道為什麼朴珍榮會扣他的分數才對。

「這個嘛,是元弼學長告訴我的。」崔榮宰說,看到金有謙還是一臉呆愣的模樣才又補充了一句:「元弼學長是我們赫夫帕夫的級長。」是一個人特別好的級長。突然想到似的補充了一句。

「我知道你一定想著就算這樣你也不能扣我分啊,只能說這是珍榮學長的關心方式吧。」

金有謙咬著羽毛筆尾,一句話也沒說就是點了點頭。

 

扣分到底是不是對他好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這樣扣分下去他遲早會被田柾國打死。

「嘿,我好不容易在魁地奇得的分數可不是給你這樣扣光的好嗎?」田柾國看著學院分數這麼說。

「呃,我只想說我好歹也得了好幾十分,又不是所有的分數都是你得的。」金有謙不甘心的說,但是他也不能否認他們確實是靠著搶下金探子來贏得這場比賽的。

「但我才是那個致勝關鍵啊。」田柾國愉快的說:「而且我們打敗了史萊哲林,可能珍榮學長記恨在心。」

「可能,他就是個壞學長,標準的史萊哲林學生。」金有謙咬牙切齒地說,赫夫帕夫的學長人倒是很好。

「怎麼說?」田柾國反問。

「我上次遇到一個赫夫帕夫的學長,他告訴我很多事情。」

「哦,赫夫帕夫人本來就都很好。」田柾國聳聳肩:「大部分啦。」

你也認識其他赫夫帕夫的學生嗎?金有謙好奇的問:「我們剛好都沒有跟赫夫帕夫的一起上課。」

「嗯,碩珍學長的朋友的朋友,就是赫夫帕夫魁地奇隊隊長。」田柾國說:「那個,咖啡色頭髮的追蹤手,記得嗎?」

「哦,你認識他。」金有謙點點頭:「他很帥。」

「這才不是重點。」田柾國邊說邊轉向教室慢慢走過去,他們現在應該要去上藥草學了,溫室位在城堡外面,他們得走上一小段時間才能到達。

今天的天氣很好,很適合打魁地奇,金有謙想,他迫不及待想要在這樣美好的天氣下打球了,走出城堡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微微的涼風吹過臉頰,剛剛好的溫度。

「太棒了。」金有謙一蹦一跳地跟在田柾國旁邊:「你不覺得這天氣棒透了嗎?」

「最適合飛行了。」田柾國興致勃勃的說:「但是今天好像不是我們獨享球場。」

「我記得上次在範學長說今天有一個學院會跟我們共用球場,但是我忘了是誰。」金有謙說。

「天,就不要是史萊哲林。」田柾國說。

「我怕我會忍不住把他們的球員打下去。」金有謙咬牙切齒地說。

「然後你就會被扣分了。」田柾國說,斜眼瞪了他一眼。

「為什麼打同學院的同學不會扣分。」金有謙委屈的說。

 

幸好那天出現在球場上的球隊是這個週末要比賽的赫夫帕夫,林在範笑著跟鄭號錫說了幾句話,轉過頭要隊員們跟他們打招呼。

「赫夫帕夫因為這個星期要跟史萊哲林比賽,他們的隊長有一些新的戰術想要練習所以臨時跟我的借了場地,我想大家應該不會在意。」

噢,他們當然不會在意。

「最好打趴史萊哲林。」金有謙在飛過田柾國的時候壓低聲音說:「我等不及看到朴珍榮失望的表情了。」

田柾國也希望赫夫帕夫可以贏過史萊哲林,這樣他們的積分就會少一點,他們只要贏過雷文克勞就可以在積分上贏過史萊哲林一大截了,而贏過雷文克勞基本上就是小菜一碟,他們只要叫朴智旻先負責纏住金泰亨,然後好好看住他們的追蹤手,拿下比賽,輕輕鬆鬆。魁地奇冠軍勝券在握。

「田柾國,你在幹嘛?練習專心!」他正想著出神,馬上被林在範吼了一句。

「他在思春啦!」金有謙馬上喊了回來:「在想碩珍學長!」輕輕蹬了一腳在空中轉過頭來,特別挑釁的繞過田柾國,隨即也被林在範瞪了一眼:「金有謙,練習的時候放尊重一點。」

「知道啦。」他吐吐舌頭,在田柾國揮拳打過來之前趕緊逃跑。

「金有謙,我說你真的是欠揍。」田柾國在休息室裡脫下練習用的長袍時對金有謙說:「這一點也不好笑。」

「你難道不是在想碩珍學長嗎?因為我剛剛講到史萊哲林?」金有謙睜大眼睛問,他個子長得高,雖然田柾國也不矮,但就是硬生生比他矮了一些,被由高往低處看的感覺一點也不好,他生氣地想。

「我沒有,我只是在想如果他們輸給赫夫帕夫我們就可以輕鬆地贏到冠軍了。」田柾國說。

「你壞死了,完全沒有把雷文克勞放在眼裡。」朴智旻湊過來說:「他們的追蹤手也蠻強的哇。」

「可惜搜捕手不太行,他們老是抓不到金探子。」金有謙說:「如果明天他們找到新的搜補手可能性會多一點。」

田柾國聽到之後驕傲地挺了挺胸,可惜沒有人注意到。「碩珍學長才不在意魁地奇比賽。」他哼哼:「你也不要以為每次提到史萊哲林我就會想到碩珍學長好不好?」

「他不在意魁地奇比賽?霍格華茲誰不在意魁地奇哇?」金有謙詫異的說:「就算是朴珍榮也會稍微關注一下欸?」

「那是因為在範學長有打。」朴智旻儼然大前輩的說。

「他只在意場邊的爆米花還有巧克力。」田柾國說:「這是玧其學長說的。」

「玧其學長的話不准,他只是在賭氣碩珍學長根本沒有好好看他比賽而已。」朴智旻解釋:「但是玧其學長的魁地奇真的打得很好,不知道這週末赫夫帕夫能不能贏得了史萊哲林。」

是吧,金有謙想,不論時代再怎麼改變,葛來分多跟史萊哲林的恩怨情仇好像都不會改變。他們就像紅色跟綠色這樣的對比色,永遠站在彼此的對立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