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最喜歡的花弼走向

 

 

下個月去活米村的時候,金元弼買了兩盒巧克力蛙,在三根掃帚遇到姜永晛的時候扭扭捏捏的湊過去把盒子塞過去。

「嗯?」

這次跟他一起喝奶油啤酒的不是金南俊,是幾個他不認識的男生,朴珍榮也被林在範抓走了,他只好一個人小心翼翼的面對姜永晛。

「這個、這個給你。」

搞什麼,就像小女生在告白一樣,自己為什麼這麼緊張。

「喔,謝謝。」姜永晛也不拖推,爽朗的收了下來:「你要不要也來一杯?喝點東西暖暖身體。」

「冷冷的天就是要喝冰的奶油啤酒!」坐在姜永晛旁邊的男生大聲的說:「快!快去點一杯,你會懂得!」

「Jae,你不要教壞小孩。」另一個人說:「這麼冷不要學他喝冰的,身體會搞砸的,去喝點熱的。」

姜永晛笑著對他們說這樣會嚇到學弟的,一邊走過去拍拍金元弼的肩膀:「你想喝什麼就點吧,不要理他們,他們總是這樣吵。」

金元弼搓著手到吧檯點了一杯奶油啤酒(他最後還是點了熱的),接著和姜永晛重新回到桌子前,他挪了挪他原本的椅子讓給金元弼:「謝謝你的巧克力蛙。」

「沒……沒有。」他沒想到姜永晛又提起這事,急忙低下頭不敢對上他的眼睛,姜永晛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他的堂皇,逕自戳了戳旁邊兩個學長:「嘿,你們也跟學弟自我介紹一下。」

「我知道這孩子,赫夫帕夫五年級的級長。」那個圍著葛來分多圍巾的學長說,金元弼再看了一眼才發現這就是他們今年的學生會會長,眼睛像銅鈴一樣大,圓圓亮亮地看著他:「我是晟鎮,你好。」

「嗨,  我是Jae,朴再興。」另外一個人隨性的揮了揮手,「赫夫帕夫?很好很好。」我喜歡你們赫夫帕夫的人,都是群好孩子。

「你昨天才跟我說過你覺得赫夫帕夫的都是群傻子。」朴晟鎮翻了翻白眼說:「別騙我了。」

「嘿,我是說大部分,元弼看起來很聰明。」朴再興一臉不在意的聳聳肩:「而且當傻子挺好的,我也希望當個傻子。」

那是金元弼第一次感覺到了自己來到一個全新的世界,他們的對談和交流跟以前他的朋友風格太不一樣,姜永晛大多是坐在一旁笑著聽他們說話,偶爾說幾句自己的意見,大部份是朴再興在講,朴晟鎮也會說幾句,姜永晛才開口慢慢地說。

他跟姜永晛一樣都是講話不快的類型,姜永晛卻給人一種總在思考的感覺。

「你今天沒跟你的朋友一起?」姜永晛問。

「哦,他今天跟他喜歡的學長一起去逛街了,不跟我一起走。」金元弼撇撇嘴說。

「這樣啊,那你等等要跟我們一起去逛逛嗎?」他說,伸手用大拇指比了比朴晟鎮:「這傢伙要去貓頭鷹郵局寄封信回家,他的Atom病了。」

「對啊,我讓他去了醫院休息休息。」朴晟鎮說,喝了一口奶油啤酒:「這陣子恐怕都要來郵局寄信了,麻煩死了。」

「你可以跟我借,Lisa很乖的。」姜永晛說。

「可是他上次把我的手咬了一個洞!」朴再興大呼小叫的說。

「那是因為你不讓他吃他的牛肉。」姜永晛聽了哈哈大笑。

 

金元弼自然也注意過姜永晛。

他身為雷文克勞的級長,多半是聰明的,成績在整個年級也名列前茅,甚至是鄭號錫口中說的雷文克勞魁地奇少數的強者。

該說他是天生的聰明好像也不只,應該說是很努力的人,他經常在圖書館裡看到他去借書,拿了書很快就走了。朴珍榮在旁邊總揶揄他說是不是真的對他有意思:「你要不要乾脆去打個魁地奇,可以進一步接近他?」

「別鬧了,你不也沒有打魁地其,不是要追在範學長嗎?」金元弼說?

「啊,我那個……」朴珍榮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我的狀況比較不一樣啦。」

「你只是想要偷偷的觀察他吧。」金元弼說:「我不行啦,我的運動神經不夠好,而且我們魁地奇隊不缺人。」

朴珍榮點點頭:「有點距離比叫好。」他說:「但是,我也希望你不要為了現在的決定而後悔,你如果對他有好感就去接近他也沒有問題的。」

「但絕對不是像你那種接近法,可怕死了。」金元弼說。

「你可以跟他約著一起去級長浴室洗澡啊。」朴珍榮說:「或是去調查他都什麼時候去洗,找時間跟他假裝來個巧和。」

「我的媽呀,」金元弼摀住嘴吃驚地說:「我才不是這種人。」

「總之你想知道的話就跟我說,我想辦法幫你弄到他的資料。」朴珍榮拍拍他地肩榜:「你知道,我也希望你可以過得好好的。」這些都只是小事。

「我知道你對我最好了。」金元弼握住朴珍榮的手說:「但是真的先不用了。」

 

金元弼給姜永晛做了聖誕禮物。黑色的,用頂級羊毛織的一條圍巾。

「你覺得,送人家這種禮物、會不會太超過啊?」金元弼還仔細地用深藍色的絨布袋裝好,上面用淺色的緞帶綁了一個蝴蝶結:「他會不會不喜歡……」

「重點是你的心意。」朴珍榮說,雙手插在口袋裡一副輕鬆的模樣:「心意有到就好。」

「我是指,」金元弼焦慮的說:「我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到他,他是不是也會回家過節?那這樣應該會在火車上遇到……?」

「你不要這麼緊張,他會回去,然後級長們都會聚在一個車廂你忘了嗎?絕對會碰到他的。」朴珍榮摸著他的手說:「我問過雷文克勞的學長說他一向都會回家過節,因為他們家族有些儀式必須舉行,不能缺席的樣子。」

「他最近好像感冒了。」金元弼摸著那條圍巾說:「不知道他家住在哪裡,冷不冷。」

「不知道,你有興趣可以親自問問他。」朴珍榮說:「如果我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他會起疑心的。」

「我就說我不像你是個跟蹤飯。」金元弼爭著圓圓的眼睛,拖著行李跟朴珍榮一起走上火車,晃進他們五年級的級長車廂。

「六年級的車廂在那裡。」朴珍榮把行李塞進架子上之後說:「應該不用我陪你去吧。」

「可是在範學長也在喔。」金元弼靠在車廂間的玻璃說:「不一起來嗎?」

他們從活米村的車站上了車,金元弼小心翼翼地推開六年級長待的包廂,看到金碩珍在玩他兩隻老鼠,閔玧其跟林在範在聊天。

「奇怪,這裡不是級長的包廂嗎。」金元弼嘀咕了一句,朴珍榮聳聳肩說其實也沒有人真的這麼規定啦,也只是他們幾個會待在一起而已。

「你找在範嗎?」金碩珍先看到了朴珍榮,指指那兩個在聊著魁地期的隊長,問了一句。

「沒,元弼找永晛學長。」朴珍榮說,伸手把躲在他後面的金元弼拉出來。

「啊,永晛。」金碩珍像是知道什麼而點點頭:「他在主席那個包廂裡。」他一手捧著魚糕,另一手指向另一邊的包廂:「那裡……那邊那個包廂。」

「好的,謝謝。」朴珍榮點點頭像他竟了裡,金元弼也跟著說了句謝謝,馬上被朴珍榮拉出來:「你騙我。」

「我沒有。」他一臉無辜:「那你自己去找在範學長我自己己去,又不是不會走路。」

「我去找金有謙玩。」朴珍榮聳聳肩:「你自己去吧。」

金元比看著朴珍榮頭也不回的走了之後才又探頭到金碩珍說的那個包廂看了看,裡面大概就是上次在三隻掃帚遇到的那些人,敲了敲門就走了進去。

朴晟鎮在跟朴再興玩西洋棋,看到他開心地揮了揮手:「嗨,一起來玩嗎?」朴晟鎮拿起旁邊的柏蒂全口味豆搖了搖。

「我……我找永晛學長。」他小聲的說:「碩珍學長說他在這裡。」

「哦,他在睡覺,要幫你叫起來嗎?」朴再興馬上說,轉頭伸手抓著角落的人用力搖了擠下,金元弼還來不及拒絕,那個人就揉著眼睛沙啞的問了一句幹嘛。

「你最喜歡的小學弟來找你囉。」朴再興說,「怕你錯過會打死我們所以趕快把你叫起來。」朴晟鎮在一旁涼涼的說了一句。

「度雲尼?」他慢慢把帽子脫下來,問了一句。

「啊,不是,另一個。」朴再興說。

「喔,元弼兒。」他坐起身來,聲音還是一樣啞啞的,頭髮因為剛睡醒而亂翹(他開始懷疑火車才剛出發怎麼可以馬上睡那麼沉):「找我做什麼啊?」

「你自己問他啊。」朴晟鎮對金元弼招了招手,進來呀,別害怕這樣說著。金元弼才抱著那個禮物悄悄地走進去:「嗨學長。」

「嗨。」姜永晛見到他瞇著眼睛笑了,大概是感冒不舒服看上去有點虛弱,臉還紅紅的:「雖然還沒到,但聖誕快樂。」

「聖誕快樂、那個、」金元弼抓抓頭,把那袋東西塞到姜永晛的懷裡:「這個是禮物,送給你的,那我先走了。」

「元弼呀,」姜永晛摸了摸那個袋子:「如果不是我感冒真想抱抱你。」

「那、」金元弼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嘴巴就先開了口:「等學長感冒好了,就可以抱了。」姜永晛一時也沒有反應過來,愣了幾秒才溫聲回了句「真的喔,我會記得的。」

「冬天真的很冷,學長要好好保重身體,禮物的話,如果可以好好用的話就好了。」金元弼說,姜永晛笑了笑說,一定會用的,這麼溫柔地說著然後揉了揉那絨布袋。

「學長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擾了。」金元弼確確的說完,也不等姜永晛回答轉頭就跑,才意識到他剛才獲得了十分龐大的資訊量。

 

他最喜歡的小學弟,除了那個度雲就是他了。

而且他叫他元弼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