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衷於寫各種奇葩CP的我

其實CP味不重,完全可以當友情向看

林在範生日快樂!

 

當他們獲得公司的首肯,點頭說了一句可以出道了,接著好像又有更多更多的行程接踵而至,朴晟鎮只傳了一句話給林在範。

來喝點酒吧。

然後他們一人帶了一些自己喜歡的酒,約在他們的練團室裡。他的團員們都走了,被他勸說著要早點回宿舍休息所以乖巧的回去了,朴晟鎮拿他們的椅子放在中間,一手提著酒一手拿著炸雞出現在門口,林在範大聲地鼓掌。

「太好了。」

「喝酒就是要配炸雞。」朴晟鎮邊笑著說,邊盤著腿坐下,撕開包裝紙的聲音簡直就跟天籟沒什麼兩樣,尤其那撲鼻的香味更讓兩個人同時吸了一口氣,然後發出讚嘆的聲音。

啊,真好。

「你們都不用身材管理嗎?」朴晟鎮問:「我們是還沒開始,但你們不是還有活動?」

「只有一天而已,不要緊。」林在範聳聳肩說:「為了慶祝哥要出道,我覺得有時候放縱一點沒關係。」

朴晟鎮聽了哈哈大笑:「是啊,終於可以出道了。」經過長時間的浮浮沉沉,轉換跑道轉換樂器,確定了樂團組織後開始每天寫歌,作曲作詞,錄音,交demo,被打槍,再繼續寫,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看著JJP兩個人先出道,然後GOT7,身邊的人換了又換,宿舍的同房如今已經是比自己還有有資歷的前輩了,怎麼樣都覺得感慨。

「我覺得你們都很了不起。」林在範說,啵,一聲打開了啤酒,把開瓶器往旁邊一丟,所以說為什麼你們練團室會有開瓶器,朴晟鎮聽了之後也只是笑了笑說總是會用到的。

「我們不像你們還有未成年的孩子。」他聳聳肩:「多少會喝一點。」他起身,翻了翻角落的箱子,從裡面拿出幾個酒杯:「乾淨的,要用就拿去吧。」放到了(充當小桌的)椅子上,叩叩兩聲,然後拿起炸雞咬了一大口。

林在範也自動地拿起一塊吃了起來,那瞬間練團室又安靜了下來,只剩下機器運轉的聲音,還有吞嚥咀嚼的聲音,酒瓶放到桌上的碰撞聲響。

「你們會好的,你們都很有實力。」林在範突然開口說了一句。

「有時候紅不紅跟實力不一定有關係。」朴晟鎮無奈的笑了笑:「但我們都很努力。」

「嗯。」林在範說,「哥,有時候我會想……」

「你什麼都不要想。」朴晟鎮打斷了他說的話,他私底下講話,又喝了酒釜山腔更重了些,好在他們相處的時候夠久不會造成他的困擾:「你做得很好,夠好了。」林在範沈默下來,然後小聲說了一句:「哥,可是我怕。」

「啊,別怕。」朴晟鎮說:「沒有任何人是完美的。」他又喝了一口酒。

你要記得,如果你盡了全力還是那樣的話,就不是任何人的錯,記得了。

要成功一件事,要天時地利人和,知道吧?就像我們寫歌,你會說我們之前寫的歌都沒有Congratulations好嗎?我不覺得,我覺得每一首都很好,只是這首製作人哥哥特別喜歡,你懂這種感覺嗎?你們的每一首歌都很好,但是觀眾不一定喜歡,就這樣而已。

「但是你們會越來越好的。」

記住我說的話,朴晟鎮說:「我們都會好的。」

 

就像之前一樣,那天林在範提著酒走進他們的練團室之後,姜永晛跟金元弼就識相的起身說他們先去作曲室了,留著朴晟鎮一個人跟林在範。

「他們會不會走得太快?」林在範好笑的說。

「沒關係,不覺得這樣也挺好的嗎?」朴晟鎮笑著說:「怎麼了?」

「覺得好久沒有跟哥喝點酒了。」林在範說,把一幾瓶燒酒放到地上,但是今天沒有炸雞。

「想吃的話我叫度雲買回來,他剛出去說要找點東西吃。」朴晟鎮說,揚了揚手機。

「我是沒關係,我有買一些小零食。」林在範把剛去便利商店搜刮的塑膠袋放了下來,「你想要的話還是可以叫。」

「喔,沒關係,我們約好了宵夜要吃披薩。」朴晟鎮笑著說:「現在的時間全部留給你。」

哥。

林在範軟軟的喊了一聲,朴晟鎮突然想起來那次出道前他們一樣聚在練團室裡喝酒,「欸。」他應道,張開手抱住他。

林在範跪在他的面前,整個身體往前傾,用力地抱住他,幾乎全部的重量都壓到他的身上,朴晟鎮費了好大的力氣才穩住身體不至於倒下。

有哥在真好。

林在範把整張臉埋在他的懷裡,悶悶的說。

「嗯,我一直都在喔。」朴晟鎮像對待小孩一樣拍著林在範的背,沒事的沒事的,累的話就哭出來吧。

身為隊長不可能沒有壓力,這是朴昇鎮感同身受的事,他一個人管五個人的團就已經夠累了,林在範一個人擔負起七個人的團,勢必更累。而且其實他們團裡大部份時間還是乖巧的,頂多是尹度雲的固執有點難搞,但通常姜永晛去說個幾句就可以解決,金元弼則是一項不構成問題。

他知道GOT7就不單純只是這些事情,團員不合也就算了,每個人在不同領域有不同行程,有些事,隊長的一舉一動都意義不凡。

「我沒事。」林在範說:「有時候會有點累,而已。」

「嗯。」朴晟鎮說:「所以不要害怕喔,因為隊長的好處就是背後有其他團員挺你。」

如果連我也搬出宿舍,你覺得、林在範說,會不會太過分……我們已經沒幾個人住在宿舍裡了,如果連我也……

「那畢竟是你的人生。」朴晟鎮瞇起眼說,扭開了一瓶燒酒,喝了一口,桃子口味的,好吧,這很林在範:「你的選擇。」為什麼要搬出來?

「覺得也是時候了,我的貓總是給他們帶來太多困擾。」林在範說。

朴晟鎮沒有開口,他只是安靜地聽著,安靜的喝著酒。

但是還是捨不得吧……尤其是珍榮……林在範停了停,仰頭喝了一口。

「嗯,你都要跟他當室友七年了。」朴晟鎮這才開口:「會捨不得是很正常的。」

「哥呢?如果是哥的話會怎麼處理?」林在範問。

「哦,」朴晟鎮說:「我不養貓的,沒有這個問題。」

林在範張張嘴,「這不是重點,哥。」

「我的意思是,」朴晟鎮說:「每個人的選擇都不一樣,你會來問我,其實也已經找好房子了吧?」

嗯,林在範低下頭,「就在公司附近,離我們現在的宿舍也不是很遠。」

「簽約了嗎?」朴晟鎮挑眉。

「嗯。」他說:「也跟珍榮講好了。」

「那就好啦。」朴晟鎮笑著揉亂林在範的頭髮:「講好就好,你不要想太多。」

他其實知道,有時候林在範把事情跟他講只是為了尋找心安,他大部份不是真正需要一個建議,而是認可,在身邊沒有一個能依靠他的前輩他多半會找上朴晟鎮,帶上幾瓶酒,一點點心,然後索求幾個擁抱,安慰和肯定。想起來以前在練習生時期他們住同間房的時候,朴晟鎮總是無奈地問著他跟朴珍榮到底什麼時候要睡,不要再講話了,朴珍榮被念煩了去找金元弼,然後他爬上朴晟鎮的床,在那段他失眠的夜裡,朴晟鎮輕拍他的背的頻率就像兒時媽媽拍著他的背。

他甚至想起來在某一個夜裡,他纏著朴晟鎮要他給他唱的搖籃曲,他溫柔的嗓音還有釜山腔貫徹了好多個晚上。

其實也只差了一年,但他確實被當成弟弟好好的疼愛,即使後來他先出道了,朴晟鎮還在公司當練習生的時候也是,在他準備回歸的日子朴晟鎮會在他們練習室外面等他休息,遞上他剛才買的飲料或是冰。

他也永遠會記得,那個很冷的冬天,他一進到公司就看到朴晟鎮拿著一杯熱騰騰的咖啡和滿臉的笑容。

『哎呦衣服怎麼穿了這麼少,天氣這麼冷就多穿一點啊,不要為了耍帥而穿太少,難道你沒有羽絨衣嘛?沒有的話回頭我給你買一件吧,給我多穿一點啊,都是個大人了怎麼連自己也照顧不好呢?這樣要怎麼當隊長帶領弟弟呀……』

就像以前,絮絮叨叨念了好久,拆下脖子上圍的圍巾繞到他的頸子上,明明他長得比他還高了,由下而上的視線卻從不顯突兀,大大的眼睛笑起來彎成兩道彎月,等一下回宿舍的時候要記得帶喔,流了汗更容易感冒。

那條圍巾後來他沒能還給朴晟鎮,就一直掛在宿舍裡。他曾經跟他提過這件事,後者笑著搖搖手說沒關係,他已經再買一條了,那條就送給他吧,沒問題的。

後來半夜裡他會抱著那條圍巾睡,聞著好像還殘留的朴晟鎮的味道,想著他唱的歌還有嗓音他可以迅速的入睡,直到那條圍巾被他的貓給抓壞(為此他跟Nora絕交了一天),他也不好再去跟朴晟鎮討些什麼但這確實,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像動物的領地標示。

他一度把朴晟鎮身上的味道當作自己的味道,跟著他用類似的香水,被他發現,笑著說不然我來給你挑香水吧,於是身邊的香水一罐換過一罐,唯一不變的是總是從朴晟鎮手中接過。

「我啊,其實只要你過得好好的就夠了。」朴晟鎮拍著他的背說:「有沒有大紅好像也沒有很重要,你快樂就好了,不是嗎?如果以後主打歌都是給你寫就好啦,有機會也來合作一首歌呀,如果可以一起踏上舞台就好了。」

 

『哥,公司問我們要不要上MAMA一起合作舞台!做嗎?』

『呀,說什麼廢話!』

朴晟鎮激動地站起來,當然!

 

-

他是被朴晟鎮眷養的貓。

放養,但是會定期回家,舔舐著主人,然後送給他一隻老鼠。

頸子上的項圈閃亮亮的,是他的驕傲。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