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閔玧其一直在想,金南俊這麼認真的撮合他到底是為了什麼。

他們重新在一起對他而言其實沒有任何好處,他也不覺得自己會因為跟鄭號錫復合就戒菸什麼的。某方面而言他覺得這樣也好,就他們兩個人各司其職,不會越俎代庖做不合常理的事,他們知道彼此的分寸和底線。

有些事就讓它成為回憶也不錯。

他當然想再見鄭號錫一面,至少好好的跟他道別,也想知道他在這裡過得好不好,也想去看看聽說他開的那間舞蹈教室,想見見關於他的一切。

他走到陽台,點了一根煙,拿在手裡,沒抽。想著他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希望他們重新在一起,抑或是分手。

現在真的挺好的,他一再的跟自己說,他只是沒辦法割捨那段跟鄭號錫在一起時的美好回憶,畢竟要他說起來,那真的是他有生以來過的最快樂的時光了。

原來談戀愛可以改變這麼多,他那時想,他其實至始至終都沒有想過自己的未來會怎樣或是會不會分手,事業走下坡之類的,那並不在他的考量範圍內,就跟他不存退休金一樣,他存錢是為了把他花掉,不是為了自己老了之後。

那之後怎麼辦?金南俊問過他。

不知道,他說,那時候好像已經開始抽菸了,他把口中的煙吐出來,也許我很早就死了,可能喝醉酒在路上被車撞死。

那我存退休金有什麼用?

金南俊聽了之後嘆了一口氣說,我會幫你存一點錢,我不想看到你老了之後的慘樣。

『隨便你,不要跟我說就好。』閔玧其說,雙手交疊在桌上,眼睛轉了轉,沒有看向金南俊。

他抬起手,想抽一口,才發現菸差點就燒到了手,急忙在煙灰缸裡摁熄了。金南俊敲了敲陽臺的門,搖搖手中的手機,用口型跟他說了一句鄭號錫。

他急忙看過去,剛好趕上螢幕上的通話訊息消失,轉而顯示一通未接來電。

他搖了頭,轉身又點了一根煙,這次放進嘴裡,狠狠地抽了起來。

煙和酒都是在鄭號錫走之後才出現在他的生活中的。但他並不會說菸酒是鄭號錫的替代品,之前他也喝酒,但不多,頂多是一兩瓶燒酒的量,現在好像睡前要喝個一兩杯才能安然入睡,像某種癮滲入他的生活。

他把那根煙抽完了,煙灰掉了一地,他吹風吹了幾分鐘才進房間,金南俊皺著眉頭說號錫打了好多通電話給你。

「可是他怎麼有我的電話,我只給了他kakao啊。」

「哥抱歉。」金南俊說,抓了抓頭髮:「他問我要,我就給他了。」

閔玧其拿起手機,斜眼瞟了金南俊一眼:「沒關係,下次記得先跟我說一聲。」

他打開手機,確認了鄭號錫打得未接來電,猶豫了一會兒打給他。

電話響了很久才被接起來,他沒說話,話筒另一端傳來細細的呼吸聲。「哥。」鄭號錫開口叫了一聲。

「嗯,找我什麼事?」閔玧其問。

「表演提前了,因為場地的關係,改到後天,不知道你還可不可以來?」他急急地說,很焦慮的樣子,閔玧其在腦海裡自然地浮現了以前在討論事情時他急躁地用手指敲著桌面的模樣。

什麼時候也變成老是回憶過去的人了。

閔玧其想,「可以,地點還是一樣嗎?」他回答,鄭號錫說了聲對,沒錯。

「我會給哥VIP席的。」

「嗯,那就謝謝你了。」他懶懶地說,往後躺到床上:「我很期待你的表演。」

我也很期待看到哥。

鄭號錫留下這句話之後就掛了電話。閔玧其放下手機愣了幾秒。

「怎麼了?」金南俊關心的湊過來問。

「沒事,我再去抽一根。」閔玧其說:「表演改期到後天了,我記得那天不是原本要進公司討論?幫我推掉。」說著手機一扔又走回陽台,留下金南俊一個人無言的看著落在飯店全白床單上的蘋果手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希冀之羽
  • 哇啊啊啊是更新!!
    也不能確定閔是不是一直說服自己不在意了,總感覺不斷的排迴在什麼之間
    已經語無論次了只能說好喜歡啊qwqq
  • Nora Hsieh
  • 一直都很喜歡你的文...
    斷斷續續的來看看文,其實幾乎都看完每一篇了...
    但隔段時間,仍會再來重看一遍...
    真的會很期待你的文章!!
  • C
  • 說不盡的喜歡 忍不住一口氣就看完 然後著急地等著下一篇
    thx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