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看過想像imagine的人可能會看不懂一些橋段哈哈哈,但應該不至於影響閱讀

 

閔玧其看著金碩珍把身體重重摔進床上:「還好吧?」

「我快累死了,多虧那位小傢伙。」金碩珍打了一個大哈欠說:「我只是因為是史萊哲林的級長被多說了幾句,晟鎮學長不知道還要再忙到什麼時候才能好好休息。」

「辛苦了。」閔玧其說:「那個達飛真的該死。」

「他叫達爾。」金碩珍說:「人家都做了這麼過份的事了,結果你還是記不得人家的名字。」

「事實說明想要用這種方法讓我記住是沒有用的。」閔玧其打了一個哈欠:「我的腦袋要記得東西太多了,容不下一個廢物。」你洗澡了嗎?作業我已經寫完了,放在桌上看你什麼時候要拿去『參考』。

「洗好了,我們剛剛一起去級長浴室洗過了。」金碩珍說:「我明天再抄吧,要先睡覺。」

「參考。」閔玧其徒勞無功的糾正他。

「隨便啦。」金碩珍躺到床上,魚糕爬到他的胸前縮成一顆球,舒服的睡了。

 

事情發生後結束後後金碩珍都特別的忙,閔玧其想他應該不是例外,除了他以外的級長一個個都忙得不成人形,他們得加強夜間的巡邏看好每一個學生晚上是不是好好睡了。閔玧其對此有些心神不寧,他老是覺得這件事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他那天約了鄭號錫出來。鄭號錫本人不在意,但也跟他說學長我們這陣子暫時不要再偷跑出來了吧。

他說好,當然好了,不要再造成別人的困擾了。他那時候只單純的這麼想,好好認真上學,準備超級疲勞轟炸巫術測驗,這樣就好了,做一個乖巧的學生,不要再惹事生非,他戒掉在背後偷偷比教授中指的習慣,為了體諒金碩珍作業在繳交的前兩天就會做完,上課發言之前會舉手,簡直像個模範寶寶,應該被獎勵的那種。

「閔玧其,你好奇怪。」金碩珍皺著眉頭說:「你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閔玧其說:「我只是想要改過像善,當一個特別正直的巫師家族好青年。」

「你別妄想了,那不是你擅長的事情。」金碩珍說:「你是不是想號錫了?去找他啊?」

「沒有,其實我們每天都見面的。」閔玧其搖搖頭說,我們會在學生餐聽碰面……

「夠了,那種程度上的碰面才不是碰面。」金碩珍推了他一把:「下個週末去活米村你們最好大談一波戀愛,聽到了嗎?」

閔玧其被金碩珍的用詞給逗笑了,哦好,這麼應了話:「但你報告沒做完別想去活米村。」

「我會做完的,你千萬別擔心。」金碩珍聳聳肩:「你擔心自己的事就夠了。」

 

在解決了那件事之後,其實閔玧其面對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跟鄭號錫交往的事實。

這對閔玧其而言,比要處理那件事要難上許多,他們家是傳統的巫師家庭,知道幾種詛咒人的方法一點都不為過,但是要銷毀人的記憶是最困難而且不太可能的事。

那些跟他疏離的人也就算了,那些事不再他在乎的範圍內,但是連朴珍榮都特別關心的湊過來,一臉認真的問他,「學長你怎麼會跟麻種在一起?」的時候是他經歷過最難受的時刻。

他知道他沒有惡意,甚至是帶有善意的,他知道他們家的背景,總是被分配到史萊哲林的家族通常多少有些聯絡,朴家跟閔家也不例外,而閔家一向是對於特別執著的存在,包括向金家都沒有那麼嚴重。

「你爸媽知道這件事嗎?」他關心的問。

「知道,把我痛揍了一頓。」閔玧其說:「但我還是喜歡他。」

「嗯,我知道。」朴珍榮說:「只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他隱約理解朴珍榮所指的不可思議是什麼,他該怎麼才能告訴他鄭號錫所帶給他的一切呢?他的純真與善良,他了解他的一切,包括優點和缺點,那些與身俱來的痛楚,他的溫柔就像陽光一樣是他所見過最美好的事物,這些他就算說出來大概也不會有人懂,鄭號錫就是香心裡缺少的那塊拼圖,直到認識他之後他才能感覺到圓滿。

這些朴珍榮不懂。

他不怪他。

「有些事,你真的要遇上了才會懂。」閔玧其說:「我不想說愛情的力量很大,但是他能夠改變一個人。」同時也可以超越某些在這些事情之前看上去那麼渺小的一切。

朴珍榮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急忙說了一句:「學長,我是支持你的。」他說:「只是我很好奇,就像金元弼那孩子一樣……」

「怎麼叫他孩子,他比你大。」閔玧其聽了忍不住笑出來:「你太單純了,很多事情不會想那麼多,只能說你遇到了才會懂,就這樣。」

週末的魁地奇比賽會來看的吧,他又說,沒有對上葛來分多,一定要幫史萊哲林加油啊。

「當然了,」朴珍榮說:「一定好好幫學長加油。」

 

他們贏了赫夫帕夫,下個週末去活米村的日子出了太陽,暖烘烘的,閔玧其只需要為上一條圍巾就直接去了活米村。他和鄭號錫約在三根掃帚見面,早早就就定位,點了杯奶油啤酒窩在角落跟每一個進來的認識的人打招呼。

「學長,學長。」鄭號錫一蹦一蹦的跑了過來,同時跟同行一起來的金元弼揮了揮手。

「你先去點杯飲料吧。」閔玧其說:「說帳記在我頭上就可以了。」

「這點錢我自己出就好了。」鄭號錫說:「那等我一下。」說著他把手中已經解下來的圍巾放到桌上,踏著歡快的腳步去吧檯點餐。

「你怎麼這麼晚才到?」當鄭號錫拿著飲料回到他們的小桌前時閔玧其問:「你應該蠻早就可以出校的吧?」

「我剛去了一下蜂蜜公爵。」鄭號錫說,然後從長袍裡掏出一小盒蛋糕:「想說我們可以一起吃點東西。」你又變瘦啦,我在學生餐廳都有看到,吃太少了,學長這樣很不優秀,身為一個運動員要注意好體格不人怎麼上戰場。

「可是我們上一場可是贏你們喔?」閔玧其托著腮幫子,看鄭號錫為了把蛋糕從盒子裡拿出來而手忙腳亂。

「學長我查過了,」他一邊把因為失誤而沾上手指的奶油吃掉,一邊說:「你的個人得分比我還要低四十分喔,你們只是運氣好搶到金探子而已。」

「說什麼傻話,我們靠的是實力。」閔玧其說:「還有戰術,我本人本來就是走戰術型的,不是靠進球得分的。」

「學長,個人技術也很重要,你再不多吃一點的話會被風吹下掃帚的。」鄭號錫一臉認真的說:「來,吃。我特別選的口味。」

「哇,是蜂蜜公爵特別推出的訂製款大釜蛋糕!」一個不屬於這裡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金碩珍毫不客氣地用手指沾了一些奶油放進嘴裡:「欸,真好吃,玧其你真該多吃點。」

「你怎麼來了,不是說作業沒做完不來的嗎?」閔玧其白了他一眼。

「因為柾國的作業也沒有做完,不能去找他了呀。」金碩珍顯然只是剛好路過,他們那群級長們聚集在酒吧那裡準備點餐,閔玧其想他應該是跟他們一起行動的,就也沒邀他坐下聊:「可憐的柾國,還不能來活米村玩,嗚。」

「好了,你可以滾了。」閔玧其指著酒吧:「回去再說。」

「嗯,我就不打擾了,祝你們約會愉快,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們。」金碩珍拍拍他的肩膀,轉身就走了。

鄭號錫沈默地看著蛋糕,閔玧其才開口:「抱歉,被他偷吃了。」

「沒事,其實我一點也不介意。」鄭號錫說:「只是覺得有他這樣的朋友真好。」

「哪有好,一天到晚被他偷吃東西。」閔玧其說,看了一眼那明顯少了一角的奶油裝飾,恨恨地說。

「可是沒有他你可能根本不會想要認識我。」鄭號錫說:「所以我很感謝他。」而且我聽金元弼說,他在那段期間也幫了我很多。

「這倒是。」閔玧其說,用盒子裡附的叉子把不大的蛋糕切成兩塊:「你也吃一點吧。」

「好。」鄭號錫不推托,伸手接過筷子就吃了幾口,「對吧,多虧了他。」

鄭號錫只能從金碩珍的口中得知,在認識他之前的閔玧其是個怎樣的人,歧視麻種,或是如何囂張跋扈,也許他的敘述太過誇張,他連想像都有些困難,但是他知道的是,他為了他改變很多。

而這種改變絕對不是只有身邊的人怎麼樣就可以造成的,是本人也願意這麼努力才行。

鄭號錫明白,所以也不會去追究他不願意出櫃或公開他們的戀情這些小事,他康復回去上課後也過了一段辛苦的日子,就算赫夫帕夫有不少混種或是麻瓜出身的人,也不代表每個人都可以接受同性戀,他不會把這些是跟閔玧其說,就跟他也知道閔玧其一定也受到一些非難而沒有跟他講是一樣的。

他所做的就是給他買一塊蛋糕,然後逼他要吃完。

「蛋糕很好吃。」閔玧其說,「很配。」

那是巧克力味的,甜而不膩,帶著可可豆本身的苦味,恰到好處的調和有些巧克力蛋糕會發生太過膩口的狀況,閔玧其吃得一乾二淨,連盒子裡的奶油都吃掉了。鄭號聽了笑得眯起了雙眼:「好吃吧?」我就知道會好吃的。

 

那天活米村的雪映著陽光,閃閃發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