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95,一句話果珍

 

「抱歉啊,泰亨,希望你沒事。」

王嘉爾在比賽結束之後找到醫院廂房,對正在擦藥的金泰亨說。

「沒事,比賽有些擦撞都是常有的事。」金泰亨說,對他咧出傻傻的方形嘴笑著:「只是小傷而已。」

「小傷就好。」王嘉爾說:「朴智旻沒來嗎?他剛說比賽結束了就要過來找你。」

「還沒欸,但他動作比較慢,等等就會來了吧。」金泰亨也不在意:「學長我真的沒有在意啦,不用道歉了。」

「這樣啊,那我只好把南瓜餡餅帶回去了,剛剛想說要安慰你特別去找家庭小精靈特製了。」王嘉爾一臉可惜的把布包從口袋裡拿出來,在金泰亨眼前晃了晃。

「那個,可以留下,謝謝了。」金泰亨說,急忙地接過王嘉爾遞過來的南瓜餡餅,像個餓死鬼般地大口吃起來。

王嘉爾看看沒事之後揮揮手就走了,再拐過第一個彎的時候看到朴智旻跟田柾國一起走了過來,聽到朴智旻碎碎唸著,而田柾國有禮的對他點點頭打招呼。

「學長也是來看泰亨學長的嗎?」田柾國問。

「嗯,沒什麼事,小傷而已。」王嘉爾說。

「我就說,雖然被搏格打到好像很痛,但他那球只是擦過去而已!根本不嚴重!而且還有長袍保護……」

「你還沒去看之前怎麼可以斷言呢?反正你都陪我走到這了,就再走幾步路去看看你泰亨學長有沒有損失啊!」

「有啊!我怕我的巧克力大釜蛋糕會被有謙吃掉。」田柾國撇著嘴,但還是沒有掙脫朴智旻抓著他的手,不情不願地被拖著走。

「有謙吃掉的話我幫你揍他。」「別傻了,你才打不過他,要揍我自己揍還不夠嗎……」一路吵吵鬧鬧的走過去,王嘉爾看著忍不住笑出來。

朴智旻到的時候金泰亨剛把南瓜餡餅吃完,屑屑掉了整身,他正忙著把屑屑從長袍上抖下去,再偷用魔法把他弄掉。

「泰亨,這裡不能亂用魔法的!」朴智旻一進房剛好就看到,急忙大喊,金泰亨也趕緊揮揮手:「沒什麼,這不算什麼……」你們別說太大聲,夫人聽到會去告狀的。

「那你就不該再不能用魔法的地方用啊。」朴智旻說歸說,還是降低了音量,坐到他旁邊握住他的手:「你沒事吧。」

「沒事啊,就是疼。」金泰亨皺著眉,舉起受傷的手臂給朴智旻看,田柾國瞪著櫃子裡飄在藥水裡的眼球不想理他。

疼是疼,但才沒有叫成那樣的疼。他不屑地想,金泰亨太過了,真的只是被球擦過去而已,他練習時受的傷可能都比嚴重了,也沒有人來關心他。嘉爾學長是人太好才會過來探望他,而他只是要演給朴智旻學長看而已。

「學長,沒事的話我想先走了。」田柾國搓搓手站起來說:「不打擾你們了。」

「泰亨你休息好也可以離開囉。」醫院廂房另一側有人喊道。

知道啦。金泰亨說拉著朴智旻的手:「那我們走吧。」

 

田柾國一進場就受到了如雷的掌聲,剛才的比賽在田柾國一馬當先搶下金探子後結束,葛來分多獲得這學年的魁地奇杯冠軍,葛來分多大肆慶祝,他們的餐桌上放滿了南瓜餡餅,烤雞,還有蛋糕跟布丁之類的,飲料一罐一罐的被放到桌上,所有人都吃得很開心,看到田柾國走進來的時候馬上大呼小叫的舉杯敬他。

「敬我們最棒的搜捕手!」他們爭相舉杯,發出吵雜的聲音,田柾國尷尬極了,他從沒受過這樣的慶祝,包括他之前抓到金探子的每一場比賽都是,但是這場是最後一場比賽,而他們也成功領先雷文克勞一百六十分好讓他們的積分贏過史萊哲林。

這場比賽太重要了,田柾國心知肚明,但因為得領先一百六十分以上,這代表追蹤手得領先對方至少十分他才能抓到金探子。但是他們幹的好極了,這場比賽以領先兩百二十分作收。林在範在比賽結束後給他們每個人一個擁抱。

「雖然我在練習時總是罵人。」他說,一個人一個人看過去:「但是你們這次真的做的很好,恭喜你們。」

很多人哭了,王嘉爾擦擦臉說他要去關心金泰亨一下就跑不見了,朴智旻把眼睛哭得更腫了,被田柾國笑了好久。

他看到朴珍榮偷偷從史萊哲林桌跑過來給林在範一個擁抱,在他們結束經過赫夫帕夫桌的時候所有人都對著他們微笑。

「但是泰亨今天也打得很好。」朴智旻跟田柾國還有金有謙窩在交誼廳的沙發上吃著炸薯片說:「他今天回擊了好幾個我覺得應該避不開的球,嘉爾學長終於不會再說他是只靠臉吃飯的臭小子了。」

「他受傷之後顯得很像球場上的英雄。」金有謙伸手抓了一把,塞到嘴裡,口齒不清的說。

「那不過是擦傷而已。」田柾國酸酸的說:「智旻學長緊張的像是要去生孩子一樣。」

「男生又不會生孩子。」金有謙說,指著想要加入其他人慶祝派對的王嘉爾,卻被林在範一把抓住逼他回房間念書:「你最好給我回去休息,不然就念書,不然你的巫測就直接爆炸算了。」

就算是職業魁地奇隊也不接受成績太差的學生,你應該知道吧。

王嘉爾哭喪著臉被羈押回房,引發其他人哄堂大笑:「也就一個晚上,讓他休息有什麼關係。」「明天再開始唸書就好了啊哈哈。」

「珍榮知道你的成績不會開心的。」林在範紙淡淡說了這句,然後他才甘願的離開交誼聽這過度歡樂的地方。

「我就不信如果你碩珍學長受傷的話你不會緊張。」朴智旻氣嘟嘟的說。

「那種程度的傷我想碩珍學長應付得來。」田柾國聳聳肩:「而且他不會像泰亨學長那樣裝病。」

「那學長可是戲精。」金有謙下了註解,打開一盒巧克力蛙。

 

早晨一如既往的,所有人才坐定沒多久,貓頭鷹啪搭搭的從窗戶飛進來,信件、報紙、禮物從天而降,朴智旻得到一個巨大的包裹。

「你猜這會是什麼?」他說,旁邊的同學聳聳肩:「看形狀倒是像把掃帚。」

誰會在這時候送掃帚。他抱怨著,貓頭鷹把它丟到椅子上,他轉身抱到懷裡,看到上面有歪歪的字體寫了「給智旻」。

他認得那個字體,大概也只有這個人會直接把信寫在包裝上而不是另外用信紙寫了。

「恭喜你們得到冠軍!這把掃帚送你!」他喃喃唸著:「p.s.,不在比賽前送是因為我還是你的敵人」

他避開了金泰亨寫字的地方把包裝撕開,印入眼簾的是最新的彗星三百二十號,剛出沒多久,他敢打賭沒有多少人擁有這把掃帚。

「這很貴的,我不能收。」朴智旻說:「我的掃帚還能用,你不用這樣破費。」他拿著掃帚對金泰亨說,試圖讓他把禮物收回。

「沒有很貴。」金泰亨說:「我也有一把,這樣我們就有情侶掃帚了,不覺得很好嗎?」

「你不要這樣亂花錢!」朴智旻著急地說:「我爸媽要是知道我用了這麼貴的掃帚……多麼對不起他們!」

「那你嫁給我,」金泰亨想了想,說:「我們就成為親家,就可以一起都用彗星三百二啦?」

「金泰亨,你才十六歲,不能娶人。」經過的學長姜永晛拍拍他的肩膀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