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逐漸把文章發布地移到艾比索跟lofter了,詳細在置頂都有,有興趣的人歡迎多多使用(?)

防彈文應該還是會放這裡啦,其他團的應該就不太會了

所以只想看防彈的話看痞客邦就夠了(眨眼

 

「怎麼辦,碩珍學長說他要來看我們的比賽,我好緊張。」田柾國焦慮地說,手不自覺的絞著衣襬:「如果這場我沒抓到金探子……感覺太丟臉了,他特別跟我說要來看我比賽了……」

「不用緊張啦,我想他只是因為懷念起賽場旁邊的爆米花的味道,再加上準備巫測太累了所以才說要來看看的吧。」金有謙拍拍他的肩膀:「他其實前幾場也都有去看啊,又不是他第一次看你比賽。」

「可是他第一次跟我說他要來看『我』比賽!」田柾國大叫起來,「我怕我會失誤!」

「你不會的,好嗎。」金有謙有些不耐煩的說:「好了,趕快穿上你的袍子,我們該去集合了,遲到的話在範學長會罵人的。」我怕。

「他最喜歡你了哪會罵你。」田柾國小聲的嘀咕:「你覺得我要穿哪件袍子好?平常練習的這件,還是上星期去活米村買的這件?雖然很新但是我怕會不順手,舊的這件就真的有些破損……」「你閉嘴,左邊那件。」金有謙頭也不回的說:「你是要去比賽,不是相親。」

「你好狠,下次要去找珍榮學長的時候就不要來問我的意見。」田柾國哼哼,最後還是穿上那件舊的長袍,用魔杖敲敲頭髮讓今天早上起床就一直亂翹的幾撮頭髮乖巧的塌下。

「我才不會問你的意見,我哪次問你的意見了。」金有謙冷哼:「你準備好我們就走吧。」說著從角落拿起他們的掃帚,走出臥室。

 

林在範在比賽時總是最早到準備室等所有人,他甚至會去到對方的準備室跟他們的隊長打聲招呼,畢竟都是同個學校的球隊,雖然上了賽場就是敵人但是下了賽場他們也是會在暑假約出來一起打球的朋友,除了隊長他們或多少或也認識其他的球員,「請多多指教」這麼握了握手,他回到休息室的時候金有謙跟田柾國剛好把護具穿好,用刷子把掃帚上不存在的灰塵刷乾淨,他關上了門,環顧每一個人的眼睛:「我們會做的很好的。」

你們不要緊張,就像我們練習時的那樣做就會很好的。

他低聲地說,聽著林在範沈穩的聲音有一種可以讓心靈平靜下來的力量,田柾國握緊了金有謙的手,在另一邊的朴智旻拍拍他的肩膀。

「今天的天氣很好,夥伴們,」林在範把手伸出來,其他人也一一把手疊了上去,就像他們一直以來做的那樣:「葛來分多,上!」

這確實不是一場多麼特別的比賽,他們這個賽季的積分遙遙領先,就連第二名的雷文克勞也不需要太多顧忌,所有人都是抱持著輕鬆的心態上場的,除了田柾國,一邊在猶豫著到底是「比久一點讓碩珍學長多看看我的英姿」還是「開場沒多久就抓到金探子帥炸了」比較好,一邊在場中飛來飛去找著金探子一晃而過的身影。

「田柾國。」王嘉爾飛過他的身邊,用棒子戳戳他的肩膀:「你沉著點,別心浮氣躁的。」

他接著飛離他身邊的時候帶起一陣風,吹起他的衣襬,他才搖搖頭回了神。是啊,他終究是在比賽。王嘉爾突然打醒他,平常總是嬉皮笑臉的開心果一旦上了場比誰都更在意魁地奇,王嘉爾在空中飛著的時候像老鷹。金有謙有一次跟他說,被他的眼神看到好像會燒起來。

如果他是老鷹,那麼搏格大概就是他的獵物,他可以準確地笑道對手要把球打到哪個方位,搶先一步移動到那裡,然後揮棒回擊。他一年級時曾在場下看到王嘉爾比賽的身姿,那絕對不是「才剛加入魁地奇隊」的模樣,但在他加入之後他才知道王嘉爾是在四年級才被林在範拖進隊裡,一舉當上先發球員。

他飛得不快,太快的話風聲太大可能會讓人忽略的賽場上的任何一個小小的變化,譬如快扶飛過去,搏格被誰打飛,更重要的是那金色的小東西。

他不可以錯過它。

太慢也不行,假設金探子瞬間從他身邊飛過,過慢的速度需要花太多時間加速,這可能就讓他喪失奪得金探子的機會,他現在已經是擁有兩年資歷的魁地奇球員了,不但找到自己的比賽方法,更在賽場上如魚得水。

突然他看到賽場東南方上角有個異常的亮點,一閃而過。是金探子!他按叫,接著他回頭看了眼對方的搜捕手,看起來還沒有發現金探子的身影,但一顆搏格朝他飛了過來,這次是金有謙解救了他。

「我知道你找到了,去吧,我們會護著你。」他低聲地說,然後用力地把搏格擊向對方搜捕手的方向。

田柾國點點頭,朝著西南方猛地加速衝過去,對方也察覺了,跟在他身後遲遲的加速。

『最後,你可以放心飛,因為對手用的掃帚根本是老古董。』他想起賽前王嘉爾俏皮地對他說。這對搜捕手來說確實是個很大的致命傷,為此他今年也砸了存了很久的零用錢買下最新款的飛天掃帚,但對對手還說簡直是個不可多得的短處。

他先飛了一小段時間,接著假裝跟丟急急地停下來,對手也跟著放慢速度在他身邊晃,他用眼角餘光看了一眼東南方——他還在那裡,王嘉爾適時地把搏格送過來,他趁著對方為了閃避搏格的空檔加速衝過去,努力的伸長手——

「你做得很好。」林在範摸摸他的頭說,就像對自己的弟弟那樣:「大家都做得很好,繼續保持下去,我們會拿下冠軍的。」

「二連勝!」王嘉爾開心地大喊,拍拍田柾國的背,力道大的嚇人:「你幹得好!」

「謝謝。」田柾國害羞地抓抓臉,金有謙也笑著用手肘頂他的腰間。

「這賽季還沒結束,今天晚上的練習休息一次,但是明天早上別忘了到練習場集合。」林在範說:「晚上好好休息吧,解散。」

嗯,金有謙在整理護具時對田柾國說:「我就不打擾你了,掃帚我幫你拿回去。」

「天,我太感謝你了!」田柾國用力的抱了金有謙,把護具塞進櫃子裡,接著就衝出去休息室。

「這麼趕是急著去投胎嗎?」王嘉爾不忘吐槽。

「不是。」金有謙說,看著朴智旻一邊碎碎念一邊幫他打開櫃子重新整理過護具:「是急著去談戀愛。」

 

比賽場結束之後是史萊哲林的練習時間,金碩珍站在場邊跟閔玧其聊天,看到田柾國就笑著揮了揮手。

「你今天打得好,你玧其哥都這麼說了。」金碩珍也拍拍他的頭:「那應該是真的很好。」過來,學長親一下。

閔玧其聳聳肩,轉身騎上掃帚加入練習。

「學長真的有好好看嗎?不是認真的吃爆米花嗎?」田柾國仰起頭,接受了金碩珍一個落在臉頰上的吻,笑著埋怨。

「當然有!你到底是聽哪個傢伙亂說,是不是玧其?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金碩珍勾起他的手:「嘖,你什麼時候長這麼高了,會不會我畢業前就比我高了。」

「不會啦,哪有那麼快。」田柾國說:「不是玧其學長,學長不要亂教訓人。」他笑了笑,跟他慢慢往城堡走去,突然意識到再不到幾個月,金碩珍就要畢業了,即使現在也不會天天見面,但總有著「還在同一個地方」的知足,畢業之後也不知道金碩珍會不會一口氣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或是看到其他人就移情別戀,於是不安了起來。金碩珍倒像是沒有注意到田柾國的不安,絮絮叨叨的唸著今天場邊的爆米花口味,還有比賽幾個精彩、驚險的動作,幾個葛來分多的守門,還有赫夫帕夫的進球。「學長。」田柾國想了想,決定打斷金碩珍的碎念:「你要畢業了。」

「是啊,要畢業了呢。」金碩珍附和道:「等我考完超勞巫測就要進入職場工作了,啊,好不想長大啊。」

「學長有想到要做什麼工作了嗎?」田柾國小心翼翼地問,很怕會得到像是想要去美洲看看,或是去更遠更遠,他沒有想到的地方。

「沒有想太多,大概會去魔法部工作吧。」金碩珍笑著聳聳肩:「這樣離你也不會太遠,雖然有呼嚕粉。」

距離近一點,總覺得心裡比較有安慰。「至少,想要踏在同一片土地上。」金碩珍說:「我的成績雖然不是非常好,但要考上魔法部應該不成問題。」

「這樣啊。」田柾國說,覺得心裡好像放下一塊大石,魔法部感覺沒有那麼遠,他想,就連在學校也常常可以看到魔法部的人來視察或是什麼的,突然有種很近的感覺。

「而且週末我也可以去活米村找你。」金碩珍抬頭看著天空說:「我應該會搬出家裡吧,等你畢業我們就可以住一起了。」或是其實你不想跟我住?金碩珍笑著看向他,田柾國急忙搖搖手說沒有,「只是有點……太快了。」

「也是,畢竟你還小。」金碩珍說,一陣風吹過,依稀聽到閔玧其在空中大吼的聲音。

那是田柾國最意識到他們之間的年齡差的瞬間,當他甚至連下學年要選什麼課都還沒決定的時候,金碩珍就要開始思考未來的出路,想著畢業之後要做什麼,住在哪裡,煩惱超勞巫測的成績。而他現在所想的不過是下週末的魁地奇比賽,還有每天的課程跟報告。

「玧其也要畢業了,不知道會是誰接史萊哲林的隊長。」金碩珍突然說,看著閔玧其騎著掃帚飛過去的背影:「林在範也是……」

「對欸,在範學長……」田柾國愣愣地說:「好多人都要畢業了……」

「時代就是這樣更替的啊。」金碩珍說:「看看你能不能接林在範的位子。」你想當魁地奇隊長嗎?

「如果是的話很好……但我覺得應該會是嘉爾學長吧。」田柾國抓抓頭說:「他雖然有時候蠻兩光的,但對魁地奇很認真,我猜他甚至可能會加入職業隊。」

「他的實力確實不錯。」金碩珍點點頭:「感覺很厲害,雖然我不是很懂。」

「總之我覺得他就算現在去打職業隊也不一定會輸就是了。」田柾國說:「這是在範學長跟我說的。」

之後,金碩珍說,之後記得要常常寄信給我。至少一個星期一封,我也會寄給你……「我現在才發現我有多麼不想離開這裡。」他尷尬地笑笑:「現在跟你說這些都太早了,你之後會懂得。」

「但是我一直很珍惜跟學長在一起的一分一秒。」

他抬起頭,看著金碩珍,認真的說。

不論何時,一直都是。他抓著他的手,看著金碩珍金色的頭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湊向前輕輕吻了他的嘴角。金碩珍轉過頭來,加深了這個吻,舌尖探進他的口,滑過牙齦,直到兩人喘著氣分開。

「你記住就是了,」金碩珍戳了下他的額頭:「會這樣吻你的,只有我一個,也只能有我一個。」好了,回去吧,我想吃今天的午餐了,葛來分多勝利應該也會有不錯的菜。金碩珍邊說邊直接走向城堡,頭也不回的。

田柾國摸摸被吻得有些發腫的嘴唇,小跑步跟了上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浣熊 的頭像
小浣熊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