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聽著張懸的「模樣」寫出來的,但是建議搭配pentatonix的imagine一起服用(很難搞的人)
然後自介的部分有所更動可以去看一下喔

你們的心得我都收到了,謝謝(哈特)最近狀況不好而且三次元有點忙,所以很慢更,謝謝還在的每一個你

------------以下正文------------------

「號錫,你快看,我成功了。」閔玧其拉著鄭號錫興沖沖地跑進他們在霍格華資找到的一間小密室,其實不為什麼,只是堆藏著他們的回憶,一起搜集來的小東西,閔玧其知道金碩珍會利用這間密室來跟田柾國約會(畢竟他們沒有級長浴室可以用),他把那年去鄭號錫家在市集上買的那台黑膠唱片機藏在這裡,鄭號錫被抓來的時候沒有意識過來,一個人愣愣地坐在角落傻傻地看著閔玧其在機器中穿縮,興奮的指給他看那台黑色的充滿機器美感的黑膠唱片機:「我成功用魔力來驅動他了。」

「用魔力?你用魔力取代電力來驅動他嗎?」鄭號錫看著閔玧其手忙腳亂的擺弄那台機器:「這應該不簡單吧,唱盤有很多機關——」

「對,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研究他,發明一個組合咒然後、你看。」閔玧其雙眼發光,從口袋裡抽出魔杖輕輕一點,嘴裡輕喃了什麼,鄭號錫沒有聽清楚。

他小心翼翼地,像鄭號錫爸爸教他的那樣,把唱臂移上去,讓唱針慢慢靠上,和他們麻瓜世界不一樣的是,他一放上去才開始轉動,整個唱盤像活了過來,那張唱片唱起歌來,約翰藍儂的聲音哼起那些他們再熟悉不過的音樂。

好一段時間沒有人說話。

唱片帶著一定程度的失真,因為人聲化成紀錄,刻在唱片裡的溝痕。閔玧其因而著迷其中,他沈浸在音樂裡,機器中的美好和他最愛的音樂,這多麼美妙。時光的流逝不再重要,月光從密室的小窗子灑進來,鄭號錫悄悄牽起他的手。

還有什麼能比這更美好。

「時間要是停在這一刻就好了。」鄭號錫小聲的開口,害怕打斷了音樂,害怕破壞了這中間的美好,因為一切語言在此時都顯得多餘,閔玧其只握緊了他的手,鄭號錫靠過來吻了他的臉頰。

時光勢必必須流逝,世間上所有美好也總有一天會毀滅,就是這樣才顯得這一切彌足珍貴。

那瞬間閔玧其懂了為什麼鄭號錫總是小心翼翼的面對一切,總是害怕失去,總是如履薄冰的走著,就像他那時候對他告白說他要用整顆心去愛他一樣。

只有兩個人的時候他才覺得那些歧視,那些閒言閒語一點也不重要,他不在意鄭號錫是不是麻種或是純種,也不在意他是赫夫帕夫或是史萊哲林,他只需要在意他是不是看著他,他的眼裡是不是有著他的倒影。

 

Imagine there's no heaven

It's easy if you try

No hell below us

Above us only sky

 Imagine all the people Living for today

 

「為了研究出來組合咒,我把機關全部拆開來再組回去一遍,然後買了好幾本麻瓜在講這台機器的書。」閔玧其同樣輕聲的說:「有空的時候就待在這裡搞這台機器,如果忘了吃晚餐碩珍也會幫我偷帶一點東西回房間,直到昨天我終於研究出來。」

小時候,我跟所有的朋友,跟我爸媽一樣,認為純種的巫師才是正統,認為麻種沒有資格跟我們同流,認為這世界上應該有階級制度,有一段時間我也反對霍格華茲讓所有人都入學,一度想要乾脆不要到霍格華茲讀書好了。

他看著轉盤不斷旋轉著,同時低聲訴說著,鄭號錫多少聽聞過相關的事情,但是第一次聽閔玧其親自說,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點點頭,表示聽到了。

那時候我覺得奇怪,心裡有一個聲音,小小的,但是持續地告訴我,你不覺得怪嗎?你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嗎?這樣想了很久,然後我讀到一本書,上面說著每個人都是一樣的,都是平等的。

後來我慢慢懂了,那些歧視和不平等都是人們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避免自己受到那些比較不好的待遇,他們害怕自己被超越所以緊緊巴著自己的所擁有的不讓其他人從他們手中奪走。

「你懂我在說什麼嗎?我……我一直不是很會說話,但是、一直想要跟你講這些……」

想要感謝你的出現,改變了我。

鄭號錫張開雙手,抱住閔玧其。

 

閔玧其那天晚上偷偷摸摸回到寢室,卻發現交誼廳不若以往的冷清,反而一大群同學都窩在一起,彼此竊竊私語著。

他小心翼翼的擠進交誼廳,找到金碩珍:「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大家都在這裡?」

「我們先回房間、等等在跟你說——」金碩珍急急忙忙的抓住閔玧其,感覺是特別下來等他的。隔壁同學轉過來露出一個幸災樂禍的表情:「你還沒聽說嗎?剛剛有一個麻種受到攻擊了、我就說霍格華茲根本不應該讓這些臭麻種入學嘛,半夜不躲起來跑出來亂晃也是活該嘛。」

「等等、」閔玧其甩開金碩珍的手,抓住那個同學的肩膀,努力壓下心中的不安:「你說那個麻種、是——」

「一個赫夫帕夫的傢伙,你幹嘛這麼在意他?」

「他、他姓鄭嗎?」

「閔玧其,現在很晚了,趕快上去睡了。」

金碩珍不分由說抓起他的手臂往臥室跑去,假裝沒有聽到背後那群同學的訕笑。

「你、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

閔玧其喘著氣說,一張原本白皙的臉因為太過激動而漲得通紅,金碩珍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倒了一杯水給他:「你先冷靜下來。」

「所以,那個人是不是號錫?」閔玧其甩開金碩珍的手,轉而扣住他的肩膀,低吼。

金碩珍嘆了口氣:「……是。」

他擔心閔玧其知道真相後的反應,他不知道他會一怒之下衝下去質問他們學院的同學,或是過度傷心擔憂,但他只是安靜下來,過了一陣子才輕聲說了一句:「這樣啊。」好了,睡吧,你不是一直叫我趕快去睡嗎。邊這麼說著邊爬上了床,「明天有魁地奇練習,我也不能太晚睡。」

金碩珍說了聲也是,坐在床邊看著閔玧其脫下斗篷窩進被窩裡:「我以為你會很難接受。」

閔玧其動了動身體,聲音隔著棉被傳來聽起來悶悶的:「我沒有接受。」

最好不要讓我知道是誰做的好事,不然到時候只好靠你罩一下了。

那像暴風雨前的寧靜,金碩珍只能走到他床邊安慰性質的拍拍他露在外面的金髮,聊表自己的心意。

「我沒事。」還是那樣悶悶的聲音:「真的沒事。」有事的是號錫,他還好吧?

「現在沒有生命危險。」金碩珍回答:「好了,睡吧。」

晚安,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創作者介紹

秋邊一雁聲

小浣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ㄌㄌ
  • 嗚嗚號錫要好起來啊;;
    作家大人加油!!會一直等你的文ㄉ!!!!
  • 希亞
  • 聲音隔著棉被傳來聽起來悶悶的:「我沒有接受。」

    這句話,完全爆擊心臟!!!
    你怎麼可以那麼會下對話!
    這五個字比閔玧其更閔玧其啊!
  • 黃丫菜
  • 啊啊啊呀呀阿啊啊阿!是銀河!(詞窮
    秋哥哈特 文就忙完再慢慢更就好 加油fighting
  • tttttang
  • 獻上我的愛哦哦哦哦哦哦哦
    霍格華茲真的是好題材哈哈 但是看你的就好有感 總是想著你有多麼了解閔玧其和鄭號錫啊 寫出來的跟真人一樣
  • 訪客
  • 嗚嗚嗚嗚嗚嗚
    期待的銀河終於有進展了QQ
    你寫的文真的每篇打中我心
    三次元加油FIGHTING
    這篇的閔玧其太可愛了
    然後就浮起來的小透明留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